百度百科   
 
经济建设
 
 
 
 
 
 
 
 
 
 
焦姣 西藏在“一带一路”开放合作中的重要地位
论文编辑部   2021-02-26 07:34:17 作者: 来源: 文字大小:[][][]

焦姣

(中共西藏林芝市委党校,西藏林芝  860000)

 

要:西藏作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同时更是贫困地区,如何审时度势,把握机遇,分析研究其自身优势,找准其战略定位,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对于西藏发挥连接中国内地与南亚的区位优势和纽带作用,加快对内对外开放提供了广阔空间。西藏特殊的地理人文环境,在“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背景下给西藏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西藏位于青藏高原的西部和南部,占青藏高原面积的一半以上,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区占全区总面积的85.1%,素有“世界屋脊”和“地球第三极”之称,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方。全区地形可分为藏北高原、雅鲁藏布江流域、藏东峡谷地带三大区域。西藏地区北与新疆自治区毗邻,东与云南山水相连,地跨我国西南和西北两大区域。

一、西藏是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

从地理位置来看,西藏与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等多省为邻,又与包括尼泊尔在内的7个南亚国家接壤,是联通内外的桥梁;历史上,茶马古道和唐蕃古道则是联通西藏和内地的重要渠道;自西藏和平解放、改革开放以来,西藏的交通状况得到极大改善,包括公路、铁路、航空在内的综合性交通网络运输体系已具备雏形。由此,西藏可大力发展和邻省及南亚邻国的能源、商贸及物流运输业。2015年8月,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明确提出“将西藏建设成为我国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而南亚地区在“一带一路”战略中,是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同时拥有中巴和孟、中、印、缅两大经济走廊,区域合作和开放市场潜力巨大。

西藏在南亚主要与尼泊尔、印度、不丹三个国家接壤。尼泊尔是中国的传统友好国家,其前总理奥利于2016年3月访华期间表示,尼方对“一带一路”很有信心,也有很高的期望,并与中国签署了包括交通、贸易、能源等在内的10项合作协议,表达了其希望从“一带一路”倡议中获益的强烈意愿。2015年5月,中国领导人向来访的印度总理莫迪倡议建立中尼印经济走廊,之后又向尼泊尔国家领导人提出这一建议,得到两国积极回应。中央抓住印度对中尼印经济走廊的积极表态的契机,迅速将西藏提升为我国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从而使西藏有机会进入尼泊尔,特别是印度这一超级市场,找到共同发展互利合作的机会,彰显了西藏作为我国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的重要作用。[1]

南亚大通道从定位来讲,是“一带一路”的有效补充。西藏企业,尤其是贸易企业,可以借建设南亚大通道的利好,进一步向南亚市场拓展。西藏融入“一带一路”主要是以拉萨为中心、日喀则为前沿,面向尼泊尔等南亚国家。对西藏而言,伴随着通道不断增加的人流、物流、现金流、技术流、信息流,在贸易往来、经济合作、交通运输、人文交流、信息通讯等领域面临的机遇是万所未有的。

二、西藏是民族文化交流基地

藏族的世代生活在西藏高原的各族人民,面对独特的自然条件和艰苦的生存环境,表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和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在对自然、社会和自身的认知、适应、改造、发展的漫长历史进程中,西藏各民族与其他民族在文化领域不断交往交流交融,创造和发展了特色鲜明、形态多样、内容极为丰富的西藏文化。具体地看,西藏文化是在我国相对缺乏文化积淀的青藏高原游牧地区走出来的比较成功的文化范例。西藏文化是中华文化体系之中比较丰厚和繁荣的文化类型,在长期发展中于历史学、文学、建筑、工艺技术、天文历算等方面几乎都有较为系统而完善的发展和进步。这其中既有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又有世界上最古老的佛经贝叶经;既有浩如烟海的文物典籍,又有独具魅力的绘画、雕塑、歌舞等艺术文化。

改革开放,开创了西藏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新时代,一大批现代文化设施拔地而起,一大批优秀文化工作者茁壮成长,一大批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不断推出,文化事业蒸蒸日上,艺术百花璀璨夺目。话剧《扎西岗》、京剧藏戏《文成公主》、大型唐卡式歌舞《幸福在路上》等一大批精品力作获得全国大奖。西藏文化在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等国际性盛会中的展示影响广泛、反响强烈。纵观和平解放以来西藏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就是一部高擎中华民族精神的火炬,倾情歌颂中国共产党、歌颂社会主义、歌颂改革开放、歌颂伟大祖国、歌颂人民军队、歌颂各族人民、歌颂新西藏新发展新变化新生活的奋进凯歌。

在面向南亚开放中,通过文化展览、展会、论坛等形式,积极组织文化遗产展览、文艺演出团队出境出国,开展文化交流活动,支持社会团体和民间组织对外开展文化、艺术、宗教交流,举办中国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打响了“人间圣地·天上西藏”的品牌,打造好印度官方香客经乃堆拉山口进藏朝圣路线,建立印度香客进藏朝圣便利机制,扩大中印民间经济文化交流,推动西藏文化产品走向国际市场。通过实施“一带一路”倡议,西藏将更加开放,更加发展,更加美好,也有利于继承弘扬西藏的民族文化。

三、西藏是向南发展的高原枢纽

西藏曾是一个封闭落后的地方,历史上欧洲许许多多的探险家,他们把西藏作为世外桃源。实际上,西藏从来都不是一个世外桃源。西藏毗邻印度、尼泊尔等南亚国家,边境线长达4000多公里,历来就是我国与南亚各国交往的重要门户。改革开放40多年来西藏已形成经国家批准的边境陆路口岸4个和航空口岸1个分别为樟木口岸、普兰口岸、吉隆口岸、日屋口岸和拉萨航空口岸。其中地处西藏日喀则市的樟木口岸和吉隆口岸受今年“4.25”地震影响受损严重亟需加大投入恢复重建。伴随着西藏对外贸易体制的不断改革和口岸建设的不断加强近年来西藏的进出口总额增长迅速。“十一五”时期2006-2010年),西藏累计实现进出口总额191.58亿元“十五”期间的2.9倍。而“十二五”2011-2015年前四年西藏累计实现进出口总额646.38亿元“十一五”时期的3.4倍。不仅经贸一个方面近些年西藏地方与南亚邻国之间在文化交流、生态气候变化、航空陆路交通运输、国家间西藏段边界冲突磋商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拓展和深入。目前,随着中央一系列相关政策的出台,确立了西藏在我国“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和地位,西藏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也促使中尼印经济走廊的内涵和外延有了新的充实和发展。如今,纵览西藏发展与开放态势,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西邻中巴经济走廊,东连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南入中尼印经济走廊,而面向南亚开放的大通道则纵贯其中。目前而言,西藏需脚踏实地,练好“内功”,积极主动融入“一带一路”战略,打造我国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全面参与中尼印经济走廊建设。在此基础上,西藏届时有望北靠腹地、中间突破,两翼联动,成为向南发展高原枢纽[1]

四、西藏融入“一带一路”开放合作有利于促进南亚市场投资与消费

中国经济与南亚各国的互补性很强,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一带一路”倡议使西藏成为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给南亚市场发展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尼泊尔在传统手工制造业方面占绝对优势,其独具风格的唐卡,精美绝伦的佛像,金银饰品的加工,氆氇卡垫等制造,深受中国老百姓的喜爱。尼泊尔方面可以适应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不断增加品种、提高质量,增强其产品出口能力和竞争力,既为改善中尼贸易逆差发挥作用,又为提高本国人民生活水平拓宽途径。正如前尼泊尔王国驻华大使所认为: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可能会对我们两国长期持久的友好关系产生不利的影响,这是需要我们双方认真关注和共同努力解决的。尼泊尔工商界人士的意见是,要缩小这种差距,方法之一是大力吸引中国在尼泊尔加工领域的投资,以便生产能在西藏和中国内陆市场上销售的产品。目前,中尼贸易仍存在着诸多挑战和困难,如道路交通、通信条件较差、物流运输网络还不够发达、口岸基础设施较为滞后、边贸政策不通畅等问题。而要扩大两国之间的贸易,首先应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建立更多贸易通道。其次,建立双边信息共享及网络连接系统也十分必要,有助于双方了解各自贸易商品情况及需求。

五、西藏为“一带一路”开放合作提供重要的国家安全屏障及生态安全屏障

国家安全涉及很多方面,也与很多领域和因素相关。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来分析,国家安全与该国相邻的国家或政治体的关系非常重要。就西藏自治区来说,作为我国重要的边疆省区,分别与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国接壤。我国与不丹还未建立外交关系,我国与印度和尼泊尔虽然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受到第十四世达赖分裂集团的影响。以第十四世达赖为首的“藏独”分裂集团自1959年叛逃后,在西方和印度反华势力的庇护下,在印度西北部康拉县一个名叫达兰萨拉的小镇成立流亡政府,并重新组建“四水六岗”卫教军,始终与我国中央政府为敌,干扰破坏西藏的和谐稳定形势,破坏我国祖国统一、领土完整以及和谐安定的政治局面。而且,藏独势力还经常利用尼泊尔政局混乱、政府软弱的现实,流窜到尼泊尔对西藏和谐稳定进行破坏。因此,受十四世达赖分裂集团的影响,与我国西藏自治区毗邻的印度和尼泊尔都对我国的国家安全具有一定的现实威胁。当今社会,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我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既是我国“一带一路”沿线各省市自治区发展的一个契机,也是沿线其他国家促进经济发展难得的良机。[1]

“一带一路”背景下,西藏能够积极融入此战略,发挥地缘政治优势,积极与毗邻的印度、尼泊尔以及不丹发展睦邻友好关系,将会大大促进我国在西南方位的安全。从全球战略格局来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社会主义中国的大包围并没有因为现在经济全球化而减弱,其包围社会主义中国的企图还在不断强化。在这种国际大背景下,我国要从战略上多方突围,其中从西南方向,西藏自治区依托“一带一路”战略,与尼泊尔、印度发展良好关系,服务于我国与印度、尼泊尔等国发展睦邻友好关系的大局,促进我国建设南亚大通道,向南亚次大陆寻求向印度洋的出海口,从而为国家向西南方向打破西方国家对我国的全面包围,在全球战略格局中争得主动,保证国家安全。

总之,虽然西藏作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同时更是贫困地区,但在“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背景下给西藏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利用西藏现有的资源,将劣势转化为优势,根据自身优势和战略定位,把握机遇,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充分西藏发挥连接中国内地与南亚的区位优势和纽带作用,加快对内对外开放提供了广阔空间。为西藏的发展谋求到在既能保稳定,求安定,又能图发展,共繁荣,全力推动西藏更美好的未来。

 

参考文献:

[1]李涛.走出香巴拉——西藏“一江两河”流域乡村城镇化研究[M].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1999

 

 

编辑部投稿邮箱:tougao85@163.com  tougao58@163.com

编辑部投稿热线:029-87362792  13309215487

24小时查稿专线:13309215487(同微信)

编辑部投稿QQ:693891972   1071617352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胡小渝 重庆市夜间经济发展的对策建议 
刘旬旬 将百善镇打造成淮北市南部次中心的思考 
焦姣 西藏在“一带一路”开放合作中的重要地位 
苏坤 结构功能理论视阈下的“两美”城市建设研究 
李向上 大梅的家事 
联系方式


胡小渝 重庆市夜间经济发展的对策建议 
刘旬旬 将百善镇打造成淮北市南部次中心的思考 
焦姣 西藏在“一带一路”开放合作中的重要地位 
苏坤 结构功能理论视阈下的“两美”城市建设研究 
李向上 大梅的家事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