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路杂志    百度百科   
 
新丝路杂志
 
 
 
 
 
 
 
 
 
 
何玲 艾黎精神永放光芒
新丝路杂志(下旬刊)官方网站   2020-07-21 08:17:07 作者:新丝路杂志社 来源: 文字大小:[][][]

何玲(中共张掖市委党校,甘肃张掖  734000

 

路易·艾黎,这是一个响亮的名字。在甘肃省小县城山丹更是人人皆知,家喻户晓。1897年,艾黎出生在新西兰的一个小康之家,1927年,30岁的他来到中国。这一来,就再没走,在中国整整奋斗了60年。其中,他把近十年的峥嵘岁月留在了山丹这片热土上。十年情系山丹,一朝魂归故里。1987年12月,艾黎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艾黎曾经说中国人民有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长征、延安、洪湖和抗战的革命斗争中产生出来的。中国人民用这种精神建设自己的祖国,推动祖国的发展。字里行间都浸润着这位外国友人对中国人民的敬佩之情。然而这位可亲可敬的新西兰友人不曾想到的是,他的精神——艾黎精神也早已深深地植根于中国人民和山丹人民心中,并且代代相传,永放光芒。

一、无私奉献的人道主义精神

慈悲为怀,用善良践行人间大爱,这就是艾黎。初到上海,艾黎在公共租界担任过首席工厂视察员。面对受虐待的童工,他吃惊、激愤,更多的是同情。在他的记忆里,检查过的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上海的缫丝厂,他眼睁睁地看着不到八九岁的孩子们,在煮着茧子的大铁锅旁一站就是12个小时。手指红肿、眼睛发红的孩子们,还要遭受工头用铁丝做的鞭子的毒打,有不少孩子被打得号叫爹娘。艾黎多次建议工厂老板改善设备,但冷血的老板总是置之不理。后来艾黎想尽一切办法,去学习别的厂子的做法,并说服老板改善了设备。他心里一直惦记的是受苦的孩子们,为了帮助患腿部水肿的孩子们缓解病情,他进行了一项改善主食的实验,每天碾米但不洗,最大程度地保留米中的维生素B,孩子们病情大为好转。1937年,淞沪抗战打响,中国主要的工业遭到严重破坏,大批工人和难民流离失所。于是,艾黎同埃德加·斯诺夫妇等中外友人倡导发起了工合运动。从1938年到1942年,分布在16个省的近1600个工合组织,援助了二十多万失业者和难民。艾黎的慈悲还表现在对牲畜上。在山丹的岁月里,他从不给学校的马戴马嚼子,街上碰到老乡的马车,也会截住用不太地道的山丹话问老乡:“嗨,老乡,这东西给你戴上你舒服吗?”老乡笑了:“不舒服不舒服。”无奈只好去掉,后来只要当地的老百姓赶着马场进城都不给马戴马嚼子,因为怕碰上艾黎,被艾黎数落一顿。当地的老百姓在心底深深地敬重着这位对牲畜都如此有爱的老朋友。

视若亲生,用父爱温暖中国学生,这也是艾黎。艾黎是培黎学校的创始人。在山丹办学的日子里,他爱生如子,把收养的贫困孩子培养成了具有专业技能的国家建设者。培黎学校的学生都有这样刻骨铭心的记忆艾老给我们理发,给我们剔牙垢;给我们缝补划破的衣裤,从国外募捐来鱼肝油、骨粉给我们补充营养;在池塘里教我们游泳,不太会水的娃蛋子们,有的吊在他的脖子上,有的吊在他的胳膊上,还有的吊在他脚上,他周围尽是圆圆的湿漉漉的小脑袋。只要学校不上课,艾黎的房间里可就热闹了。有看画报杂志问这问那的;有跟着留声机哼唱歌曲的;有撑着艾黎肩膀练跳鞍马的;也有被艾黎提着双脚练倒立的;有站在铜盆里洗澡,肥皂水溅的到处都是的;还有光着屁股在炉子上取暖的;更有甚者,揪着艾黎身上的汗毛、拧着他的大鼻子[1]。孩子们都把他当成亲人。

倾囊相助,用毕生书写山丹情怀,这还是艾黎。艾黎把山丹亲切地称为他的“第二故乡”,称自己是山丹人。在办培黎学校最困难的时候,他把母亲的1万多元养老金贴进去了。一辈子喜爱收藏中国文物的他把近4000件文物全部捐赠给了山丹;他还倡导兴建培黎图书馆并捐赠图书2400多册。每月工资拿着800元的工资,扣除生活费用,剩下的钱他不是为山丹培黎图书馆买书,就是资助学校的建设。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慷慨可爱的人却在自己的诗中谦逊地写到:“是中国给了我生活的目的,给了我一项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业......这一切多么意味深远,谁还能想到什么报酬会比我得到的这一切更加美好?”如此无私奉献,又如此心甘情愿,如此真诚的诗句每每读起来都不得不让人为之动容。

二、大爱无疆的国际主义精神

1934年,艾黎参加了上海第一个国际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面对国民党反动派血雨腥风的白色恐怖,艾黎以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的英勇斗志,积极撰写革命文章,对国民党反动派血腥屠杀革命群众的滔天罪行进行猛烈抨击。为了支持抗战,他想尽办法把“工合”生产的物资运往前线,在上海的住所他无惧无畏为中共架起秘密电台;勇敢机智的他,屡次化险为夷,出色完成了一项项特殊任务。山丹解放前夕,马步芳的残兵横行无忌,艾黎组织师生把汽车拆了藏起来,把汽油藏在矿井中。为了保护培黎学校的财产,艾黎与国民党反动派斗智斗勇,他故意让学校大门口站岗的学生把枪拿在手里亮给别人看,给外界造成校内“全副武装”的假象。艾黎对于战争更不惧怕,他下定决心,如果战斗打响,他会第一个冲上去,拿起卡宾枪、切断电话线,夺过敌人的机枪。而这样做的最终目标就是保住学校,等解放了把一个生气勃勃的学校交给解放军。这就是一名共产主义战士的豪情。黑暗过去了,解放的日子终于盼来了。艾黎又组织师生把拆了的汽车重新组装好,去支援解放玉门和大马营;他的抢修组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为解放军修炮车、枪械等;他还把500套皮大衣送给了解放军。无论在硝烟弥漫的艰苦岁月,还是在曙光普照的奋斗岁月,艾黎都为援助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做出了重要贡献。

艾黎还是新中国最好的宣传员。一生著述和翻译的作品69部之多。他用大量著作赞扬中国从昔日的“没办法”到今日的“有办法”,赞扬中国共产党领导全中国人民如何把一个千疮百孔、倍受欺辱的国家旧貌换新颜。在北京定居后,艾黎利用参加会议之际做了大量关于新中国的演讲和报告。抗美援朝期间,他奔走世界各地,在和平讲坛上控拆美国的侵略罪行并动员培校学生踊跃报名参军。在他逝世后,邓小平同志亲笔题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永垂不朽!”

三、自强不息的艰苦奋斗精神

艾黎是工合事业的重要发起人。为了工合事业,他靠着双腿和自行车,奔波于中国的田野乡村,行程不下3万公里。患过伤寒和疟疾、遭遇过敌机轰炸、9次车祸、3次被捕、2次挨打。由于长期在高原地带曝晒,他终生忍受着皮癌之苦。但这一切的遭罪他都用一句“没啥大不了的”淡而化之。在他的著作中有这样深情的字句:“我渴望与奋斗的人们度过每一天”,事实也是如此,他和学生一起生活、一起劳动、一起奋斗,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是乐趣,都很有意义。

1940年,在陕西凤县双石铺创办西北第一所培黎学校时,不仅条件艰苦,生活学习都在窑洞里,国民党“中统”特务还对学校百般刁难和诋毁。1944年,艾黎与他的挚友何克长途跋涉把培黎学校从双石铺西迁到了山丹县,继续为中国的黎明而培训。艾黎称此次搬迁为“我们的小长征”。初到山丹办学吃得都解决不了。山丹培校的学生这样回忆到:为了生活,艾老带领师生在四坝滩开荒,山丹气候恶劣,每天的风沙吹得我们睁不开眼。艾老和我们都被吹得黑黝黝的,一个个像座黑铁塔。为鼓励我们的劳动热情,艾老就用照相机给我们拍照,咔嚓、咔嚓,大伙抢着镜头,也就忘了劳累。后来,一万两千多亩土地被开垦出来,我们有了自己的农场,种小麦、种菜,还养羊。再后来,我们闯出了一片新天地。从抢着时间和学生在四坝滩平整田地、开挖水渠到荒漠变成了万亩良田,四坝滩的每一寸土地都烙着艾黎奋斗过的足迹。凭借着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艾黎在几个小山包上实践出了中国的黎明。1998年,习仲勋同志为山丹培黎学校亲笔题词:“发扬艾黎艰苦奋斗精神。”

四、坚韧不拔的创业创新精神

“手脑并用、创造分析”、“努力干,一起干”,学校缺什么就办什么。艾黎在自传中是这样描述的:“我在山丹的日子里还有一番陶醉的经历,那就是每天下午骑自行车巡视校内的各生产组。我看到人们在手脑并用地劳动。当他们的手指在制坯轮上捏塑着陶罐时,那边熄灭了火的窑在出窑;在造纸组,只见在小型蒸汽机的响声中,张世昌和他的伙伴们忙个不停。在纺织组,我骄傲地看到100多只纱锭转动着,织布机织出了毯子和斜纹布;我到缝纫组,看见裁剪和缝纫的学生正在忙着。我得先去针织组检查新设计的毛衣和袜子式样,才能到皮革组去看刮皮、抛光、上色以及皮袄的制作。随后,跨过小河到面粉组,再转到它房后用我们自己生产的甜菜制糖的地方。这时,要再向外走去看农场或煤矿,一般就太晚了,需要专门安排一个下午才行。在回城的路上我经过电机组和运输组,最后才到机械组、印刷组和医院。[2]”每每读到这个片段,我也是思绪万千、激动不已,没想到这么火热的场面竟然出现在当年的小县城山丹,而且我数了一下,除了医院,足足有14个生产组。据资料记载,后来生产组达到了20多个。那时候的产品,当地的老人们至今还有收藏。艾黎用实实在在的行动诠释了“手脑并用、创造分析”的涵义。

第一所西医医院、第一次有了汽车、第一次有了电灯照明。这许许多多的第一都是艾黎给山丹带来的,是艾黎把西方的工业文明、农业文明、医疗文明引入到了大西北山丹。多年后,一位研究者这样说:“在当年偏僻落后的山丹出现培黎学校,不亚于一场启蒙运动”。后来,山丹培黎学校的学生奔赴祖国建设第一线,成为各条战线上的技术骨干。原石油部部长康世恩也感慨地说:在祖国辽阔的土地上,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有培黎人。如今,培黎职业学院已经在山丹拔地而起。2019年8月19日至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考察。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了山丹培黎学校并语重心长地指出,实体经济是我国经济的重要支撑,做强实体经济需要大量技能型人才,需要大力弘扬工匠精神,发展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这也是对艾黎精神最充分的肯定。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何况他是一位外国人;一个人一次性把血流光那是一种勇气和痛快,但是60年如一日,让鲜血一滴一滴慢慢流,我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岁月更迭,生命已逝。既平凡又伟大,既富有又清贫的艾黎,默默奉献,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艰苦创业,誓把荒原变沃土,敢教日月换新天;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艾黎毫无疑问属于后者,他活成了自己最想要的样子。无私奉献、大爱无疆、自强不息、坚韧不拔,艾黎已是一座丰碑、一座灯塔。新时代,让艾黎精神照亮我们的奋斗之路,让艾黎精神与我们结伴前行。

 

参考文献:

[1]乔治·何克、尚亚宁.朱雁芳.我看到一个新的中国[M].北京出版社,2018.09

[2]黎、路易·艾黎研究室.艾黎自传[M].甘肃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国内刊号:CN61-1499/C

国际刊号:ISSN2095-9923

邮发代号:52-217

编辑部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tougao58[email protected]

编辑部投稿热线:029-87362792  13309215487

24小时查稿专线:13309215487(同微信)

编辑部投稿QQ:693891972   1071617352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彭志刚 突发公共卫生事 
王友文 关于加强代表之 
周纤颖 远程办公的劳动 
王甲正 行政诉权滥用成 
郭政 行政问责与党内问 


刘伟1 欧竹艳2 农村 
李国成 加强乡村林带管 
吴志会 “两山”理论在 
刘宗贵 基于新形势下基 
曾咏梅 基于乡村文化振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