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路杂志    百度百科   
 
新丝路杂志
 
 
 
 
 
 
 
 
 
 
柳珂 中日古典咏菊诗歌比较
新丝路杂志(下旬刊)官方网站   2020-11-19 09:28:59 作者:新丝路杂志社 来源: 文字大小:[][][]

基金项目:本论文系郑州西亚斯学院2019年度校级课题《“文化自信”背景下中日咏菊诗歌文化内涵比较研究》成果,编号:2019-YB-62;河南省社科联2020年度调研课题《“文化自信”背景下中国菊文化对日本古典诗歌的影响研究》研究成果。编号:SKL-2020-1401

中日古典咏菊诗歌比较

——以咏菊模式为中心

柳珂郑州西亚斯学院,河南新郑  451150

 要:中国是菊之故乡,菊花在中国历经从实用到审美,从物质到精神的衍变过程。在中国古典诗词中,菊由自然物象上升为文学意象,成为文人寄托理想、表达情感的载体之一。菊花自奈良时代传入日本后,随着汉文化在日本自上而下的渗透,开始进入日本文人的视野,并渐渐成为文学作品中的“常客”。本文将分析中日古典诗歌中“菊花”这一意象,比较中日咏菊模式的异同,探究中国古典诗词对日本菊意象的影响,以及日本菊文化对中国菊文化的取舍。

关键词:中日汉诗和歌白菊移菊菊酒

 

中国是最早种植菊花的国家,可谓菊之故乡。《礼记》中曾有云:“季秋之月,菊有黄华。”菊花在中国历经从实用到审美,从物质到精神的衍变过程。在中国古典诗词中,菊由自然物象上升为文学意象,成为文人寄托理想、表达情感的载体之一。屈原《离骚》“夕餐秋菊之落英”首次将菊花带入文学世界。魏晋时期,随着陶渊明菊的出现,咏菊文学开始繁荣起来。随着陶渊明的影响不断加强,菊花越来也受到人们的喜爱,也更受文人墨客的青睐。唐诗中的菊花拥有了更加丰富的感情色彩,意象也有所增加。至宋代,咏菊文学高度繁荣,进入成熟期。不仅题材、数量更加丰富,菊花文化内涵也增加了,情趣也大大拓展。

相传菊花作为观赏性植物在奈良时代传入日本,成书于此时的《怀风藻》中记载着有关菊的汉诗,如“菊浦落霞鲜”,“泛菊丹霞自有芳”等。但仅有6首,说明此时菊花只是一种点缀,尚未成为文学的主要题材。至平安朝,全国上下正在全方位积极吸收中国文化,重阳节、菊花宴开始成为宫廷重要活动。日本的阴历九月亦称为菊月,在连歌、连句等诗歌形式中,菊作为季语,代表秋季。敕撰三诗集和《和汉朗咏集》的汉诗中,都有关于菊花宴、赏菊咏菊的记载。《古今和歌集》中也收录了15首关于菊花的和歌。说明菊花开始进入日本文人的视野,渐渐成为文学作品中的“常客”。由此可见,菊花作为一种独立的,具有相对稳定性的艺术符号,为中日文化皆贡献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文将分析中日古典诗歌中“菊花”这一意象,比较中日咏菊模式的异同,探究中国古典诗词对日本菊意象的影响,以及日本菊文化对中国菊文化的取舍。

一、菊之色彩

我国唐代之前,菊花多是花朵小小的黄色野菊。自中唐始,人工栽培出紫菊、白菊。由于在较长时期内,菊花以黄色为主,加之儒家以黄色为正统,黄色菊花更受国人青睐。这点可以从菊花酒又称黄花酒,重阳节又称黄花节或黄菊节中得见端倪。

诗人也对黄菊更情有独钟,对黄菊的吟诵明显多过白菊。《全唐诗》中“黄菊”一词共出现了54次,而“白菊”仅出现24次。“细叶凋轻翠,圆花飞碎黄”(李世民),“泛此黄金花,颓然清歌发”(李白)等。

至宋代,欧阳修:“共坐栏边日欲斜,更将金蕊泛流霞。”王安石《咏菊》:“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全宋词》中“菊花”意象共出现了1156次,包括了一系列菊意象群:“菊”、“黄花”、“黄金”、“金英”、“金蕊”、“秋英”、“菊英”等。由此可见,中国文人吟咏黄菊为主基调。

而在对岸的日本,编撰于奈良末期的《怀风藻》中的6首咏菊汉诗皆未提及其颜色。平安时代前期,全国积极效仿汉文化,所作菊诗多为黄菊,汉诗文集中黄菊占主流。如菅原道真曾作“菊依临水浅黄凝”、“黄菊残花白头发”等诗句,吟咏为黄菊一目了然。

但同时代的《古今和歌集》中的15首咏菊和歌没有一首明确提到黄菊,明确指出菊花颜色的皆为白菊,共3首。

花耶抑否耶,捣岸浪花耶,吹上滨边菊,秋风拂白沙。

在此赏花人,待人人落后,篱边白菊花,误作白衣袖。

欲采白菊朵,今朝初降霜。霜花不可辨,满眼正迷茫。

由此可见,汉诗偏向黄菊,和歌更青睐白菊。汉诗文集受唐代诗歌影响颇深。唐代初期及之前,诗人多咏黄菊。因此平安时代前期及之前,文人也青睐黄菊。但中唐之后不少诗人始咏白菊,慕其高洁,高雅脱俗的情志。受其影响,日本诗人也开始关注白菊,咏白菊的诗歌增多不少。菅原道真晚年家中多植白菊,更有多首吟咏白菊,暗喻节操之作。

而《古今集》成书于平安中期,此时的歌人对白菊感知已深。在歌人眼中,“白色浪花”“白色衣袖”“初霜”这些日本式的传统意象,与白菊相得益彰,也更符合日式审美。因而,此后白菊开始取代黄菊愈来愈受歌人关注,被多次咏入和歌。《新古今和歌集》中载有藤原家隆的“白菊花,疑似霜,清澄一片,随月光而变”。《小仓百人一首》中也可以看到这种审美意识的延长。如“采菊初霜日,霜白菊亦白。菊霜不可辨,反复迟疑摘”(凡河内躬恒)等。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自中国的菊花最初的文化内涵逐渐弱化、减少。日本人既善于吸收外来文化,同时又善于改造外来文化,使之更符合本民族文化传统。

二、菊之习性

如元稹所言“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菊花盛放于深秋时节,百花凋零,芳菊始荣。菊花这种独荣于秋的习性,成为了咏菊文学的核心主题。

潘岳“鸣蝉厉寒音,时菊耀秋华”中,菊花作为秋天的物候指示。菊花耐寒的习性在西晋诗人苏彦的“贞松隆冬以擢秀,金菊吐翘以凌霜。”中,体现得最为鲜明。东晋袁山松的《咏菊》“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条。”诗人直接描摹了菊花的生长习性,借其傲寒凌霜、不畏风雪的特征,表达出诗人修身立德的坚定和坚贞不屈的高尚人格。陶渊明的“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以菊花写秋景的清凉澄澈,又象征着诗人清廉纯洁的品质,自然巧妙地把植物写实与比兴象征融为一体。

受中国文人赞菊花凌霜傲寒习性的影响,以中国诗歌为范本的日本汉诗在描写菊花诗,也多以此为主。

笔者在对比中日咏菊诗歌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盛放于深秋时节的菊花,随着天气渐冷寒霜侵袭,白菊花瓣在寒风冷雨之后会渐渐变成紫色。黄菊、绿菊也会变成红色、绛红色。平安时代后期,人们敏锐地把握着时间的变化,并习惯将自然和人事都纳入时间的系统中——这也是日本本土特有的观念的形态。因此菊花的这种颜色变化让文人喜爱不已,以此抒情。这点在《古今集》咏菊诗歌中可见一斑。

初开初宿地,今日已迁移,何叹菊花色,亦随秋草衰。

秋菊因霜降,花颜变色来,本来同一簇,二度似花开。

秋去重阳过,菊残尚有时,花颜虽变化,花色却增姿。

平安时代的歌人,抓住菊花变色这一细微变化,体现出日本民族的“物哀”审美意识,对周遭的人事和自然,怀抱有细敏微妙的感受力。

反观我国,及菊入文学后,唐前的诗歌中,没有一首提到菊花的颜色变化。至唐朝,《全唐诗》700多首咏菊花的诗作中,仅有2首涉及变色。

“白菊为霜翻带紫,苍苔因雨却成红。”(皮日休《初冬偶作寄南阳润卿》)中提到了白菊因霜变紫,但仅是强调冬寒,对颜色的变化并无赞美。

韩偓所作“正怜香雪披千片,忽讶残霞覆一丛。还似妖姬长年后,酒酣双脸却微红。”,虽惊叹于白菊的色彩变化,但也更说明了当时色彩变化未被重视。且诗中的“残霞”、“长年”带有慨叹唐王朝盛衰变迁、沉郁悲惋之风味。

三、菊酒

除观赏外,菊花还可用于酿酒,即菊花酒(也称黄花酒、華酒等)。重阳节之际饮用菊花酒以求长寿的习俗在中国有着悠久历史。

“菊酒”典故出自南朝檀道鸾的《续晋阳秋·恭帝》“陶潜九月九日无酒,于宅边东篱下菊丛中摘盈把,坐其侧。”后以此为重阳故事,亦用作朋友赠酒或饮酒、咏菊等典故。渐渐重阳节饮菊酒成为民俗,在唐前及初唐的诗歌中多有体现。唐代诗人权德舆有关“菊酒”诗有两首,“秋风倾菊酒,霽景下蓬山。”和“草露荷衣冷,山风菊酒香。”

在宋词中,以祝寿为意象内涵的菊花意象大约出现150次,这在其他祝寿花卉中,数量是最多的。菊花不仅外观美丽,而且承载着其他花卉所没有的长寿、健康、升仙、辟邪等意象内涵。因此,有“金英、帝女花、长生、傅延年、长寿花、延寿花”等数种别名。

日本文学中首次出现“菊酒”一词,见于《怀风藻》“倾斯浮菊酒,愿慰转蓬忧”一句。作者借用“菊酒”意象,表达对即将归国的新罗客人的依依不舍之情。“菊酒”与“忘忧”相对应,与陶渊明“采菊东篱下”的隐逸风格契合一致,作者深受中国魏晋南北朝诗风特别是陶渊明的影响可见一斑。

公元7世纪后,随着重阳节传入日本,喝菊花酒也一起被日本宫廷接受。这在当时的宫廷诗歌中屡见不鲜。如菅原道真之“献寿黄华酒,争呼万岁声”(《菅家文草》第48首)。

又如“九日侍宴,賦山人献茱萸杖,应制”诗:

萸杖肩舁入九重,烟霞莫笑至尊供。南山出处荷衣坏,北阙来时菊酒逢。

诗中运用中国“仙人肩扛茱萸杖”神话典故,表达愿天皇长生不老之祝福。

“山人”、“南山”、“茱萸”、“灵寿”、“赤松”等一系列中国文学修辞的运用,由重阳到菊花、再到长寿(仙人)的意象连结,无疑是中国文化的渗透,反映出中国文化及习俗特征在日本的传播与接受。

但和歌中没有出现“菊酒”,《古今集》千余首和歌中,没有一首出现“酒”字,也未见任何“饮用”“食用”相关的词句。这源于在《古今集》时代和歌中没有把“酒”作为审美意象,多以“菊露”“菊水”来表达长寿、长生不老之意。所以,在中国诗歌以及日本汉诗中吟咏的“菊酒”,在日本和歌中无缘得见。

结语

通过以上中日咏菊模式的对比,不难发现中日两国有着相同的赏菊之风。

菊花色彩明丽,菊香清雅,花形华丽,受到中国上至士大夫、皇室,下至平民的喜爱,或咏其花形,或咏其颜色。

菊花传至日本后,被当做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种植在宫廷贵族的庭院中。日本皇室将农历九月初九定为「菊の節句」(菊花节),皇太子率百官朝贺天皇,赏菊花,饮菊酒,君臣同乐;并把十月十五定为残菊节,天皇携朝臣为菊花践行。从天皇到朝臣,皆视赏菊咏菊为人生雅趣。敕撰三诗集和《和汉朗咏集》的汉诗中,都有关于菊花宴、赏菊咏菊的内容。时至江户时代,菊花由皇宫“飞入寻常百姓家”。普通百姓也可种植菊花。赏菊成为仅次于樱花的民间赏花活动。

同为赏菊,日本人民由最初仿效中国欣赏黄色菊花,渐渐转向更青睐白菊。也由最初赞其傲寒凌霜的品格,转而吟咏“移菊”、“残菊”之美。淡淡哀愁,莫名无常,更符合日本民族“闲寂”“物哀”的审美意识。

如刘熙载在《艺概》中所言:“咏物隐然只是咏怀,盖个中有我也”,我国的咏菊诗歌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托花言志之作,写花亦是写诗人自己,为了表现诗人或高洁不屈的品质,或怀才不遇的感伤,抒发政治抱负。

反观日本,咏菊诗极少有中国借花抒发政治理想抱负的托物言志之作,日本的咏菊诗多是通过描摹花之美态,或抒写风雅闲适的生活情趣,或感伤生命的无常,抒发淡淡的哀愁。这就是中日两国咏菊诗歌所表达的思想感情的不同之处。

 

参考文献:

[1]李文录、刘维治.古代咏花诗词鉴赏辞典[M].吉林大学出版社,1995

[2]小泽正夫.古今和歌集[M].东京:小学馆,1978

[3]红霞.唐诗菊意象论略[D].外文社,2000

[4]张荣东.中国古代菊花文化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2008

[5]安佰洁.论《古今和歌集》中的“菊”意象[J].周口师范学院学报,2019(7)

作者简介

柳珂1985--)河南周口人,研究生副教授研究方向:中日文学比较

 

国内刊号:CN61-1499/C

国际刊号:ISSN2095-9923

邮发代号:52-217

编辑部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编辑部投稿热线:029-87362792  13309215487

24小时查稿专线:13309215487(同微信)

编辑部投稿QQ:693891972   1071617352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刘爽 新疆发挥家庭家教 
王尘子 城市基层治理视 
高敏 战略性新兴产业知 
周玲 夫妻共同债务中“ 
何亚丽 新时代推进协商 


曾秀芹 生态文明视域下 
池瑞瑞 四川农村小河流 
夏微1 李婷婷2 以乡 
蔡正明 解剖一个“六位 
李安然 乡村振兴视域下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