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路杂志    百度百科   
 
高教思政
 
 
 
 
 
 
 
 
 
 
苏越阳 薛芬 尹邦迪 风格标记理论下苏轼词作英译的词风翻译策略研究——以许渊冲英译本为例
论文编辑部   2021-03-17 07:04:18 作者:站长 来源: 文字大小:[][][]

苏越阳 薛芬 尹邦迪
(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  陕西西安  710119)
摘 要:宋词是我国宋代盛行的一种文学体裁,而苏轼是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人物,其词作内容丰富,风格多样,极具研究价值。本文选取苏轼不同风格词作,以许渊冲的英文译本为例,从刘宓庆的风格标记理论出发,分析译者对于苏轼词作的考量及在不同词作风格下翻译策略与技巧的具体应用,学习译者如何实现词作风格的再现,从而进一步理解中西文化的互通性和差异性。
关键词:苏轼;词风;许渊冲;风格标记理论
项目名称:西北大学校创项目,编号:2021207。
作者简介
苏越阳(2000--)男,汉族,陕西咸阳人,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
薛芬(2001--)女,汉族,陕西商洛人,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
尹邦迪(2001--)女,汉族,陕西商洛人,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

一、引言
宋词是继唐诗后中国文学宝库中又一颗璀璨的明星,苏轼是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人物,其现存词作300余首,受个人坎坷的人生经历、丰富多样的审美情感以及独到的文艺思想的影响,其词作风格丰富多样,对于其词风的定性,多年来各派人物争执不休。广为接受的观点是,苏轼词风可大体分为三类:豪放词、婉约词、旷达词。一直以来,关于作品风格是否可译以及如何再现的探讨一直存在,词作风格的多样性也对译者的翻译技巧与文化意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译本如何既能让中外读者接受,又不失原作的风格内涵。多年来,众多中外译者翻译了苏轼词作,其中,许渊冲的译本尤为突出。许渊冲先生精通中西方文化,提出“美化之艺术,创优似竞赛”(许渊冲,2003:465)的文化翻译理论,主张充分发挥译者的主观能动性,因此其译文的文学艺术性极强。对于苏轼多样的词风,许渊冲在翻译实践中所运用的策略与刘宓庆先生的风格标记理论不谋而合。
二、风格标记理论概述与风格的可译性
翻译风格问题最早由英国翻译家泰特勒在Essay on the Principles of Translation中作为翻译三原则之一提出:“That the style and manner of writing should be of the same character with that of the original.”(Tytler,A.F.1791:9)”即译文的风格和表达方式应与原文具有相同的特性。美国著名翻译家尤金·奈达提出功能对等理论,即翻译不仅是词汇意义上的对等,还包括语义、风格和文体的对等(Nida,E.&Taber,1969)。后来的翻译风格论多集中于对文章神韵、丰姿的探索,而缺少系统的理论总结。刘宓庆先生在《新编当代翻译理论》中提出:“风格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素质,应当可以见之于“形”,表现为风格的符号体系。风格的符号体系就是在原文的语言形式上可被我们认识的风格标记(stylistic markers)。“(刘宓庆,2019:217)风格标记可分为形式标记与非形式标记,形式标记包括音系标记、语域标记、句法标记、词语标记、章法标记与修辞标记。作品的风格蕴含在其丰富的语言表达之中,因此形式标记是用来识别作品风格的最重要直观的手段,也是对作品风格最基础层面上的分析。非形式标记着眼于作品的审美效果,通常指作品的神韵、风骨、气势、情调等“非形式因素”,美学上称其为“非定量模糊集合”,可通过表现法、作品的内在素质、作家的精神气质以及接受者的审美来体现。由此可见,风格是可识的,也是可译的,大部分风格标记在汉英双语转化过程中可以找到相对应的内容,从而形成较为理想的契合。此外,译者在具备高水平的语言转化技能的条件下,同时对中西方文化又有相当程度的理解时,其对作品风格的辨别鉴赏灵敏准确,便可在译本中准确传达作品的风格。译者通常可通过对应式风格转换(Corresponding)、重构式风格转换(Recasting)、淡化式风格转换(Decoloring or Generalizing)来表现原作风格特征。翻译标记理论运用在苏轼词作的翻译上体现为对苏轼不同词风作品的风格再现,本文选取苏轼不同风格词作,具体分析在翻译过程中,译者是如何实现词作风格再现,从而证明风格标记理论的合理性,为译者在作品风格方面的翻译提供借鉴。
三、风格标记理论在苏轼不同风格词作翻译中的体现
1.豪放词
苏轼被认为是豪放派词作的开创者,其豪放词笔力纵横,有气吞山河、超凡脱俗的风骨与气魄。苏轼一生政治生涯坎坷,但为人豁达,心境宽广,志向远大,这种人生态度在其词作创作中便体现为豪放的词风。《念奴娇·赤壁怀古》作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时年作者被贬黄州,夜游赤壁,望着雄伟壮观的景色,追忆当年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豪情迸发,写下千古绝唱。词的上阕描写景物,气势豪迈雄伟,尽显其豪放词风: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朱孝臧,思履,2015:142)。
英译:
The endless river eastward flows;
With its huge waves are gone all those
Gallant heroes of by gone years.
West of the ancient fortress appears
Red Cliff where General Zhou won his early fame
When the Three Kingdoms were in flame.
Rocks tower in the air and waves beat in the shore,
Rolling up a thousand heaps of snow.
To match the land so fair, how many heroes of yore
Had made great show!(许渊冲,2017:95)
词语标记与语域标记是相通的,词语标记体现作者与译者的用词倾向,语域标记则指特定范围下词语所展现的特色。第一句许渊冲先生译为 The endless river eastward flows,endless给人以江水连绵不绝,浩浩荡荡的景象,引发读者无尽想象,flows传递出江水奔腾而去的雄伟气势,同时为下句英雄人物的出现做铺垫。下文中huge waves呼应了上文,体现了浪的雄伟。英雄人物没有直接译为heroes,而是在前面加上了gallant (showing no fear of dangerous or difficult things)体现了英雄面临危险时的无畏。同时,gone all those与bygone years,重复使用gone,还原了英雄们就像这巨浪一般,一去不复返的意境。将故垒译为ancient fortress,ancient给人以历经年代久远、有历史价值之感。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穿”字译为tower,tower有高耸之意,形象地表达出乱石随巨浪腾跃而起,高耸入空的景象。下文中的“卷”译为Rolling up赋予了江河强大的力量,拍岸之后形成巨浪。江山如画,此处将“如”译为‘match’,match做动词时可理解为比得上、敌得过,即与画相媲美,这里每一个动词背后都蕴含着丰富生动的情景,给人豪迈雄伟之感。将一时译为yore,yore常在文学语体中使用,意为昔时、从前,放在此处更加体现了作者的怀古之思及文章的宏大壮阔的风格。
句法标记层面,作者将“一时多少豪杰”译为how many had made great show,表现了众多英雄豪杰在历史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将原文静止情景动态化,句法上与原文对应,how many的问句形式表现为感叹句,表现出原文作者豪放的心境。
音系标记层面,fame 与flame构成头韵,“flows,those,years,appears”“shore,yore”“snow,show”压尾韵 读起来朗朗上口,读者通过听觉可体会到原作的豪迈。章法标记上,译者注重在译本形式上与原文的相对应,保留原作风格。
非形式标记层面,译者通过独特的表现法重现原文背后的历史文化内涵,充分考虑接受者的审美情趣:三国,周郎,赤壁这三个单独意象,译者将其译为Red Cliff where General Zhou won his early fame,when the Three Kingdoms were in flame.即周将军在赤壁之战中名声大震,将三种意象的关系明确表述了出来,赤壁之战这一历史事件也由后面的when引导从句的形式展现,给人以雄浑壮阔之感。译者将周瑜翻译为General Zhou, 采用了淡化式转换手段,确保读者能够理解原意的前提下舍弃了部分文化含义,无伤大雅。
由此可见,许渊冲先生在翻译过程中通过语境考究用词、重构连接句法、注重与原文一一对应以及对深层文化的淡化处理等方式,既运用了形式标记法,又兼顾非形式标记中风骨、意境的重现,译本充分反映了作者的思想,重现了原文的豪迈词风。
2.婉约词
胡寅在《酒边词序》中说:“及眉山苏氏,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游国恩,1964:58)苏轼打破了“词为艳科”的传统偏见,提高了词的思想境界,并极大地丰富了词的艺术表现能力。苏轼的婉约词摆脱了以往的艳俗,明丽凄清、哀而不伤,这与其仕途不顺以及坎坷的生活经历有很大关系。其婉约词多为情景交融,情、景、人,思有机融合构成一幅清新高洁,凄凉哀婉的景象。在翻译中,许渊冲十分注重其婉约意象的翻译及风格的整体再现。《西江月·黄州中秋》作于1080年,苏轼乌台诗案被贬后的第一个中秋夜。彼时作者内心苦闷凄凉,孑然一身,望着中秋明月,写下了这首哀婉凄清的婉约词: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朱孝臧,思履,2015:143)
英译:
Like dreams pass world affairs untold,
How many autumns in our life are cold!
My corridor is loud with wind-blown leaves at night.
See my brows frown and hair turn white!

Of my poor wine few guests are proud;
The bright moon is oft veiled in cloud.
Who would enjoy with me the mid-autumn moon lonely?
Winecup in hand, northward I look only. (许渊冲,2017:107)
词语与语域标记方面,首句作者以梦喻世事,表达对人生虚幻、短促的感慨,许先生在翻译时在dreams后加上pass,在world affairs后加上untold,更加体现出人生如梦一般飞速流逝,世事虚幻无常的思想,此处作者增译了两词,再现了原作的内涵。”夜来风叶已鸣廊”,风吹动庭院里的落叶,在长廊里发出回响,此处作者以声衬静,以时令特色的意象引发人的惆怅。译者将鸣译为loud with,即长廊内充满风吹落叶的声音,更加反衬出作者住所的凄清。将风叶译为wind-blown leaves即被风吹动的落叶,有被动之意,暗示作者的命运就像这被风吹起的落叶一般飘摇不定,被他人支配,再现了作者凄凉的心境。“酒贱常愁客少”的译文中,poor与proud的感情色彩形成鲜明对比,体现了作者遭贬谪后,受人冷遇,无人问津的悲凉处境。月明多被云妨既是作者眼前所见实景,也暗喻朝中奸人当道,自己处于政治的漩涡中被排斥的愤懑。此处译文与原文相对应,将“妨”译为veiled,既体现出乌云遮月的自然形象,同时veil当掩饰理解也反映出朝局的黑暗;后跟介词in更加体现出作者身处政治迫害之中,举步维艰的处境。
句法标记上,“人生几度秋凉”既是作者对时令变化的敏感,也是对自己人生的坎坷发出的迂回叹息。在翻译时译者直接对应原文,将几度译为how many,同时在autumns后加上了in our life以体现作者此处不仅是对节气的感慨,且暗含对人生的悲叹。同时句尾没有用问号,而是译为感叹句,以表达作者的叹息与无奈。词的最后一句中译者将”孤光”意象中的”孤”以副词的形式处理,放在了句尾。月光本不会孤寂,只是作者在中秋夜独自赏月心生悲凉,因此此处lonely作为副词放在句尾来修饰enjoy重组句式,通过句法标记反映了词哀婉的格调。
音系标记上,句尾‘untold,cold’,‘night,white’‘proud,cloud’‘lonely,only’构成aabb,aacc式尾韵,一种清冷凄凉的感觉油然而生。章法标记上,译文与原文在形式上一一对应。
非形式标记层面,将把盏译为wine in hand描写诗人状态,将动作以状态的形式做了静态处理,反映了作者内心的凄冷。而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作者表达豪情“一尊还酹江月”时,许先生则译为O moon,I drink to you,做了动化处理,可见许先生在不同风格词作下对同一行为的翻译也不尽相同。译者还别具匠心地在句尾加上only既与上文lonely相呼应,又体现除作者内心的无奈之情:内心愁绪万千,却只能拿着酒杯对着北方独酌,因为那里既是自己弟弟苏辙所处之地、也是皇城汴州所在之地,体现作者思念家人与渴望报国的双重情感。
译者运用多种形式标记手法与非形式标记手法再现了作者所出的环境以及心理活动,给人以清雅婉约,哀而不伤的感觉,让读者既能理解原词的内容,也能感受到原词的凄凉的情调与婉约的风格。
3.旷达词
苏轼一生颠沛流离,历经坎坷,但其始终保持乐观洒脱的心态,其旷达风格词便由此而生;加之受佛家禅宗、老庄哲学、儒家学识对其词风的影响,其旷达词便有一股冲淡、飘逸洒脱的风骨(叶冲,2020:47.)在翻译进程中对词人心理活动的表达及原词旷达飘逸词风的展示应是译者研究的重点方向。《浣溪沙》作于元丰五年(1082年)春,彼时作者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已有三年,然而作者在本词中却表现出了身处逆境仍乐观向上、自强不息的精神: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朱孝臧,思履,2015:155)
许先生的英文译本为:
In the stream below the hill there drowns the orchid bud;
On sandy path between pine trees you see no mud.
Shower by shower falls the rain while cuckoos sing.

Who says an old man can’t return unto his spring?
Before Clear Fountain’s Temple water still flows west.
Why can’t the cock still crow though with a snow-white crest?(许渊冲,2017:105)
词语与语域标记方面,首句将’浸’字译为‘drowns‘,将兰芽在溪水中的静态画面动化处理,将溪水当作主语,给读者以生机勃勃的感受。子规啼叫在汉语意象中是凄凉悲伤的象征,而作者下阕即将抒发自己乐观的态度,因此此处译者将啼译为‘sing‘,淡化了原文的凄凉情调,为下文做铺垫,易为读者接受理解。将’再少’译为’return unto his spring‘,增加了文化层面的交流,春天是万物复苏,重回生机的时候,这里译者以春天指代少年,增加了译文的文学性。下句译者则将原文静止结构通过加一个’flows‘动化处理,赋予了流水生机活动性。
句法标记上,次句描写沙路的洁净,作者在翻译时别具匠心地加上了‘you see’,增加了代入感,拉近了作者与读者的距离,兰溪的洁净仿佛跃然于眼前。“潇潇暮雨子规啼”的译文采用了倒装结构,与原文相对应,运用了句法标记再现了原文傍晚细雨之景。下阕首句译者将整句以反问形式体现作者内心的坚定。
音系标记上,译者将‘潇潇’这个拟声词译为‘shower by shower’既与原文叠词的形式相对应,又体现出原文细雨淅淅沥沥的声音。此外,每句句尾‘bud,mud’‘sing spring’‘west,crest’构成‘aabbcc’式尾韵,读起来给人一种清新明快之感。章法标记上,译文与原文在形式上一一对应。
非形式标记层面,最后一句原文蕴含丰富文化内涵:黄鸡报晓,表示时光流逝,在翻译时如何既保留“白发”、“黄鸡”的意象,又能使读者理解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呢?此处许先生运用重构式转码策略,译为“Why can’t the cock still crow though with a snow-white crest?”即为什么年迈的雄鸡就不能打鸣了呢?反映到人身上就是一种老当益壮的旷达精神,此处译者的句式重构堪称绝妙,既保留了原有意象,完整还原了原文的风格,又达成了文化维的交际效果。
在笔者看来,苏轼的旷达词除了有表达面对困境激流勇进的决心类型之外,还有一种则是面对人生的坎坷心生无奈,产生返璞归真,消极避世的思绪,如《临江仙·夜归林皋》。该词作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九月,描写了作者被贬谪黄州,内心苦闷,与友人夜饮雪堂,深夜回到住处临皋后的所见所感。上阕描写作者醉酒归家,无人应答,便倚着手杖听滔滔的江声,下阕则是作者对着江水发出的深刻感慨,在此重点分析下阕: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朱孝臧,思履,2015:145)
英译:
I long regret I am not master of my own.
When can I ignore the hums of up and down?
In the still night the soft winds quiver
On ripples of the river.
From now on I would vanish with my little boat;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on the sea I would float. (许渊冲,2017:84)
词语与语域标记上,首句运用从属结构“master of my own”准确地还原了作者身不由己的慨叹,后句中的“营营”为叠词,意为追求奔逐,译者译为hums of up and down, hums有忙乱,忙碌之意,准确体现了作者的处境,hum还有嗡嗡作响,嘈杂之意,与原作的叠词“营营“相对应,给读者以丰富的联想;随后的up and down则进一步阐述宦海沉浮的景象,使读者一目了然,直中要点。下一句作者既是写眼前夜色静谧,水波不惊的画面,又是写自己心如止水,超然物外的心境。在翻译时译者用still奠定了整句宁静的基调。
句法标记上,第二句还原原文的问句形式,表现了作者被浮名虚利羁绊而无法解脱的人生困惑。音系标记层面“own”“down”,“quiver”“river”,“boat,float”,尾韵构成‘aabbcc’式结构,从听觉上还原了原作的旷达飘逸。章法标记上,译文形式上与原文对仗工整。
非形式标记层面,“縠纹”指水波细纹,有着鲜明的文化底蕴,在翻译时作者重构句式结构,用了动词quiver,赋予了微风拟人化形象,后面形成了ripples即微风拂过河面,留下涟漪,还原了原文的谧静以及作者平和的心态。后两句揭示主旨,潇洒旷达,表达了作者渴望寄情江海来摆脱内心的苦闷。原文说小舟从此逝,实则是词人想乘一叶扁舟,从此隐退,译者增译了人的意象,动词vanish还原了从尘世归隐的本意,尾句float有漂泊、漂流之意,体现了作者向往随心所欲无拘束的生活。译者通过运用一系列风格标记手段,展示了作品的内在风骨情调,还原了作者的情感,体现了形式标记与非形式标记的有机统一。
四、结语
通过上述理论阐述与案例分析可以看出,风格标记理论融合了原文形式层面的表达与文学内涵方面的表现,即通过音系、语域、词语、句法、章法、修辞等结构上的形式标记与着眼于文章审美、神韵、风格等非形式标记再现原文的风格,将二者有机统一,使得原文风格意义成为可知。
苏轼词作风格多样,许渊冲先生在重现其风格时所采用的策略体现了风格标记理论的合理性。词语与语域标记是我们理解原文风格最基础的层次,在翻译实践中,许先生注重选词,不同语境下所用词语一定要与原文风格相匹配,兼顾作者的用词习惯与译者个人用词倾向;在行文中反复使用某种句法结构以达成某种语言特征的风格手段,表现为风格的句法标记,许先生在适当情况下通过重建句子结构、对仗、增译、省略方式,重现原文意境;音系标记可以构成语言独特的风格美,也是语体最基本的特征,许先生在翻译时注重音韵美,运用头韵、尾韵、等音系标记手法,使读者通过听觉感知品味到原作的风格。章法标记是风格分析的关键环节,许先生译文在形式结构上与原文相对应,在视觉上还原原作风格。非形式标记体现在中西文化的交流层面,许先生多采取淡化式风格转换表现法,尽最大努力保留原文意象,淡化一些次要风格意义,既达到了文化交流的目的,又能让外国读者容易接受,融合了接受者视野。综上所述,许渊冲先生的译文表现出了苏轼词作的意境、神韵,也将作品的不同风格还原呈现,兼顾接受者的认知水平,部分译文还采取了原创改写取向,堪称最高层次的风格翻译。
风格标记理论不失为还原原作风格的一种重要手段,译者今后在翻译中华古诗词时,在深刻理解原文的基础上,可活用风格标记法,既还原词作的内容与形式,又再现原作的风骨神韵,从而达成语言、文化的交际目的,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促进中华文化更好地走向世界。

参考文献:
[1]许渊冲.《诗书人生》[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3.465
[2]刘宓庆.《新编当代翻译理论》[M].北京:中译出版社,2019.217
[3]朱孝臧、思履.《宋词三百首》[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5
[4]许渊冲.《画说宋词》[M].北京:中译出版社,2017
[5]胡寅.《酒边词序》,游国恩等主编《中国文学史》第三册引[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58
[6]叶冲.冲淡·旷达·飘逸——苏轼的词风探析[J].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20(19)47
[7]Tytler,A.F.Essay on the Principles of Translation[M].London:Dent,1791:9
[8]Nida,E.&Taber.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ranslation[M].Leiden:E.J.Brill,1969

 

编辑部投稿邮箱:tougao85@163.com  tougao58@163.com

编辑部投稿热线:029-87362792  13309215487

24小时查稿专线:13309215487(同微信)

编辑部投稿QQ:693891972   1071617352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李涵伟 少数民族权利保 
丁丹丹 汪满生 “思想 
刘斌 薛琪 人民法院司 
魏明英 关于完善我国个 
许薇薇 疫情防控与个人 


徐雯瑛 任思潼 “云支 
陈嘉群 易地扶贫搬迁安 
李玉冰 孙一凡 李玉洁  
崔悦震1 王健2 金伟3 
刘雅芳 后脱贫时代发展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