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路杂志    百度百科   
 
高教思政
 
 
 
 
 
 
 
 
 
 
周玥 民国不可或缺的文人——秦瘦鸥与他的《秋海棠》
论文编辑部   2021-03-17 07:06:37 作者: 来源: 文字大小:[][][]

周玥

河南大学文学院  河南开封  475001

1941年秦瘦鸥的《秋海棠》一经问世便引发热议,创下热销纪录。一部写情写爱的小说却有着超出传统模式的先锋作用。本文通过对《秋海棠》小说的情节设计、人物命运、写作笔法等方面的研究,挖掘秦瘦鸥小说创作的现代性突破和言情背后蕴含的深刻思想内涵。

关键词:秦瘦鸥;《秋海棠》;现代性突破;思想内涵

 

被冠以“民国第一言情小说”之称的《秋海棠》一经在报上连载,便引起了较大的轰动与反响,作者秦瘦鸥用熟悉的“军阀-姨太太-戏子”的传统题材却讲着不一样的悲剧故事。全书围绕着三个人:为了生计被迫女扮男装走上戏台的秋海棠、被骗婚成为军阀姨太太的女学生罗湘绮、蛮横无理霸道残忍的军阀袁宝藩展开叙述,作者三易其结局却始终逃不开悲剧的走向,不是消极情绪使然,而是对那动荡不安年代的控诉和批判,有着超出一般社会言情小说的思想内涵。秦瘦鸥这个民国不可或缺的通俗小说家,自幼饱读诗书,深受古典文化熏陶,他的创作不可避免的带有传统文化的艺术气息,但在其写作笔法、情节安排、思想内涵等方面却都有着优于他人的过渡性、先锋性和现代性突破,从根本上突破传统的封建思想,肯定个性的自由和人的价值。

一、着眼“小人物”的悲欢命运

民国后期,社会形势不断发展变化,社会言情小说的着眼点也不再局限于上层阶级纸醉金迷的生活,从而转向了社会各个阶层甚至是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开始关注老百姓的生活。《秋海棠》的女主角不再是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而是家庭生活清贫而后又被骗婚的女学生;男主角也不再是绅士风度的公子哥儿,而是生活所迫登台卖艺的戏子,可能是同样悲惨的经历,就注定了两个人的相遇和情投意合。他们都有着对于理想的追求和对自由人格的向往,却不幸生活在这样一个无法自由、受尽煎熬的年代。小说没有从正面大肆描写军阀混战的场面,而是通过叙述在社会动荡的大环境下一位戏子由盛而衰、由少变老漂泊的一生,来侧面烘托下层人民的痛苦遭遇。这时,言情小说不是为了人们提供茶余饭后的娱乐消遣,也不是为了赚取贵妇眼泪的廉价工具,而是反映社会世相百态人生疾苦的一年镜子。[1]这样的叙述模式无疑拓宽了言情小说家们的写作舞台,市井生活的琐琐碎碎,市民阶层的生活百态都汇成了作家笔下的万千故事,深刻的思想内涵也蕴含在了老百姓的只言片语中。

二、“秋海棠”名字背后的爱国情怀

秦瘦鸥十分巧妙的深化了这部作品的思想内涵,设计了很多关于抗日爱国方面的情节,最突出的便是对吴玉琴艺名更改为“秋海棠”这一巧思。吴玉琴作为梨园弟子,家境贫寒,学戏也是为了能让母亲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雪白的大米饭。不同于其他戏子沉溺于“有权有势”大人物的温柔乡,他始终不忘学戏的初衷,有着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关心着国家大事,关心着时局政治,痛心国家被侵略的现状。自己出台后,他便摈弃了科班中师傅为他所取的极女性化的艺名吴玉琴,将艺名改为“秋海棠”,取意“中国的地形,整个儿连起来恰像一片秋海棠的叶子。”[2]美丽的秋海棠的树叶正在被外邦蚕食着,这样深沉的爱国情怀在一位伶人心中洋溢,将抗日爱国的时代主题巧妙融入到故事情节的发展中去。其次,在秋海棠与罗湘绮的爱情被揭穿后,罗湘绮被袁宝藩囚禁,秋海棠的脸被用军刀刻上了十字,从此断送了演艺生涯。悲伤绝望的他没有选择轻生,而是带着与罗湘绮的爱情结晶梅宝来到乡下继续生活,将女儿养大成人,这样不服输的坚毅性格也换来了母女相认的那一天。情情爱爱的背后是秦瘦鸥对时代悲歌的控诉,他想要向读者传达的不仅仅是醉生梦死的男女感情,还有大国情怀和作为中华民族儿女的不屈意志。

三、跳出“大团圆”的固有模式

秦瘦鸥在主人公“秋海棠”的结局方面做了多次调整,范伯群教授在《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一书中将他的三种结局称为三个版本,分别是“生活化的结局”、“艺术化的结局”和“政治化的结局”。但无论是病故、自杀还是过劳而死,都躲不开一个“死”字。秦瘦鸥三易结局却不改悲剧走向,没有特意迎合读者的口味和传统封建思想观念,而是跳出“大团圆”的模式,展现了他对于现实人生的把握和悲剧美学的理解。秦瘦鸥追求创作的真实,来源于真实历史事件的《秋海棠》,在行文中一直体现出与现实的紧密联系,他熟悉的天津城,他热爱的京剧与梨园。悲剧不是刻意而为之,是现实和情感自己的走向,秋海棠的陨落、与罗湘绮无法厮守的爱情其实都是现实的残酷驱使,在那个军阀蛮横无理,社会动荡不安的年代,又怎能让一对渴望自由恋爱的人儿终成眷属呢?秦瘦鸥一直认为“人生本来就是一幕大悲剧”,在政治和强权的压迫下,母女重逢这一幕已经是很戏剧性的场面了,如果一家人都团聚绝不是来源真实的故事。

四、男欢女爱中的人性觉醒

《秋海棠》归根结底还是一部社会言情小说,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缠绵悱恻是必不可少的,但又比同类型题材的小说了多了一些深层次的人性的思考。被冠之以“鸳鸯蝴蝶派”的通俗小说家,总是被排斥在新文学之外,当然秦瘦鸥也不能幸免,但绝不能就此否定其创作中对社会的批判和人的价值的宣扬。

在新旧思想交织角逐的过程中,秦瘦鸥笔下的男女主人公都开始出现对现代爱情和婚姻的追求和向往。秋海棠深知罗湘绮已嫁为人妻,却不顾封建礼教的约束,毅然决然的爱上了她,还生下了梅宝。在军阀势力如此强大的年代不顾压力的追寻真爱正是人性独立意识的觉醒。罗湘绮虽然难逃被骗婚的命运,却一心爱着与他同病相怜的戏子,积极回应着秋海棠的追求。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勇于追求真爱的两个人已经开始萌发独立自主的人格追求了,但碍于身份等无数阻隔,也难逃被压抑、被迫害的命运。

五、兼具新旧文学之长的笔法

《秋海棠》在结构上仍是传统线性历时结构,是大多数作家在叙事文学作品中通常采用的行文模式,类似于传统小说强调的故事情节的完整性,思想表达的逻辑性和时间安排的顺序性。[3]但同时,他也不再采用章回体的形式,将人物语言表达的简洁明了,心理描写细致入微,注重营造周围环境的作用,新文学的笔法也融入到了行文过程中。秦瘦鸥安排每一位人物的有序出场,依次引出袁绍文、赵玉昆、罗湘绮等与秋海棠一生密切相关的人物,展现他们多面的人物性格,精心安排的情节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这样一篇兼具新旧小说之长处的作品,无疑起到了推动旧文学向新文学转变的过渡作用,先锋般的为现代通俗小说创作提供经典的范本。

六、结语

民国言情小说曾被斥为媚俗,或被指为游戏文字,被贬为“旧文学”或“封建文学残余”,主要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其由旧文学向现代性新文学缓慢过度的先锋性。[1]情感纠葛的赘述总会给人上不来台面的感觉,往往也就忽视了作品中所呈现的深刻内涵。《秋海棠》的问世之所以能够引起轰动,与秦瘦鸥的突破有着很大关系,注重对生活的写实,充分尊重了个人生活,渐渐脱离传统束缚向“新文学”过渡,虽然结局无法摆脱悲剧的命运但也是当时社会环境使然,普通百姓还是不能与强大势力抗衡。极大的突破也使这部作品被称为兼具新旧小说之长,奠定现代通俗小说地位的佳作。

被印上“鸳鸯蝴蝶”印记的通俗小说家秦瘦鸥,却在其作品中展现了无关风月的深刻思想内涵,中华民族处在生死存亡的危难之际,各个阶层的人民都充满着抗日斗争的热情,在他的笔下秋海棠就作为市井生活中微小的一份子,却用姓名 一直让自己牢记国耻家仇。这样一位在向读者传递爱国情怀、突破传统的作家可谓民国不可或缺的文人。

 

注释:

[1]朱贺福.民国言情小说的现代性[D].温州大学2010

[2]薛东琛.时代的悲曲——论秦瘦鸥小说《秋海棠》[J].焦作大学学报2010.24(02):42-43

[3]胡敏.秦瘦鸥《秋海棠》的版本研究及其传播与改编[D].苏州大学2013

参考文献:

[1]侯桂新.简评《秋海棠》的亲情描绘与欲望书写[J].文学教育),2011(07):50-51

[2]张艳丽.一个与鸳鸯蝴蝶派无关的名字:秦瘦鸥——论秦瘦鸥小说的思想内涵[J].名作欣赏2011(29):119-120

 

 

编辑部投稿邮箱:tougao85@163.com  tougao58@163.com

编辑部投稿热线:029-87362792  13309215487

24小时查稿专线:13309215487(同微信)

编辑部投稿QQ:693891972   1071617352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李涵伟 少数民族权利保 
丁丹丹 汪满生 “思想 
刘斌 薛琪 人民法院司 
魏明英 关于完善我国个 
许薇薇 疫情防控与个人 


徐雯瑛 任思潼 “云支 
陈嘉群 易地扶贫搬迁安 
李玉冰 孙一凡 李玉洁  
崔悦震1 王健2 金伟3 
刘雅芳 后脱贫时代发展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