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百科   
 
高教思政
 
 
 
 
 
 
 
 
 
 
洪明星 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等“骑手”合法权益保护研究
论文编辑部   2022-04-27 09:47:09 作者: 来源: 文字大小:[][][]

洪明星
(广西区委党校  广西南宁  530021)
摘 要: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等“骑手”的交通安全缺少保障、职业保险缺少保障、身心健康缺少保障、职业尊严缺少保障。法律规定、社会保障和相关制度不健全,资本强而“骑手”弱,成为影响“骑手”合法权益保护的重要因素。要完善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法律保障;要加强平台和企业的监管力度,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机制保障;要加强基层党组织和工会介入,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关爱保障;要加强交通安全管理制度,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安全保障。
关键词: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合法权益保护
基金项目:本文是“维护卡车司机、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等临时就业人员合法权益的对策建议”阶段性成果,项目号:2021ZXZX11。
作者简介:洪明星(1977--)男,苗族,湖南凤凰县人,政治学博士,广西区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副教授。

伴随美团、饿了么、闪送等电子商务和大数据平台的发展,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队伍日益发展壮大,“骑手”已经成为不可小觑的新兴业态群体。2020年,我国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等“骑手”队伍保守估计在3000万左右,其中美团平台注册“骑手”超过1000万,活跃“骑手”超过400万。[1]而《2020“00”后蓝骑士洞察报告》显示,2020年,饿了么的“00”后“骑手”就增长了两倍多,其中1.2万“骑手”还是大学生。[2]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指出:快递小哥工作很辛苦,起早贪黑、风雨无阻,越是节假日越忙碌,像勤劳的小蜜蜂,是最辛勤的劳动者,为大家生活带来了便利。[3]“骑手”们穿梭于大街小巷之上,服务于千万群众之间,他们已经成为城市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他们的合法权益应该要保护好。
一、骑手合法权益保障的问题与状况
1.算法压缩配送时间,交通安全缺少保障
随着市场不断发展,平台的竞争也日益白热化。为了获得市场竞争优势,平台不仅以算法的方式为“骑手”安排配送时间,还不断压缩配送时间。有数据显示,在2016年至2020年4年的时间里,我国外卖订单平均配送时长已缩短了10分钟。[4]“骑手”们必须在配送时间内送达,否则不仅要面临平台“扣分”不派单,还要面临被顾客给“差评”的风险。于是对于“骑手”来说,时间不仅是金钱,时间也是危险。“骑手”们为了“快点、再快点”,不惜闯红灯、逆行、上人行道,甚至走机动车道,给自己和社会带来较大的交通安全隐患,“骑手”不仅成了“马路杀手”的对象,也成为了“马路杀手”的“罪魁祸首”。虽然全国“骑手”交通事故率缺少权威数据,但有报道显示,2017年上半年上海食品配送行业共发生交通事故76起,平均每2.5天就有一个外卖小哥出现交通事故。[5]
2.平台进行责任转移,职业保险缺少保障
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等“骑手”就业形态多样,有的以注册方式加入平台,有的以合作方式加盟区域网点,有的以招工方式进入物流企业。从当下情况来看,“骑手”们“五险一金”参保率较低,劳动合同签约率不高,个别企业和平台存在违法转移职业保险和劳动保护的责任问题。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有外卖相关企业共197万家,其中有限责任公司和独资企业只有13.22万家和5.92万家,而个体工商户有182.55万家,占比超过92%。近十年来,外卖相关企业注册量整体呈上升趋势,其中2020年外卖企业注册量增长78万家,同比增长1389.64%,大部分都是个体工商户。[6]据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统计,可能有大约160万名外卖骑手被注册为个体工商户。[7]一些企业以“个体户”的方式转嫁职业保险和劳动保障责任,而“骑手”们或不懂法,或懂法也无可奈何,不得不签订含有不公平条款的协议。
3.劳动时间普遍过长,身心健康缺少保障
《骑手生存与发展需求报告》显示,27.69%的骑手表示收入不能满足日常生活需要,72.31%的骑手表示尽管目前收入能够满足生存需要,但由于工作条件和环境的限制,不得不牺牲休息和安全的需要;19.40%的全职骑手与20%的兼职骑手每天工作时长超过12个小时,37.32%的骑手表示自己每月基本不休息;88.28%的骑手因为担心订单超时,不能按时送到而选择违反交通安全规则;24.78%的骑手患有胃病、腰肌劳损、颈椎病等慢性疾病;51.19%的骑手没有把子女带在身边生活,儿童无法得到高质量的陪伴,骑手自身归属与爱的需要无法得到满足;31.34%的骑手因为不被尊重和理解而感到有心理压力,20.41%的骑手不清楚未来要做什么,不清楚职业发展前景。[8]
4.社会存在职业歧视,职业尊严缺少保障
根据齐鲁晚报报道:安徽外卖小哥小猛(化名)送餐到安徽一职院时因联系不到顾客,他担心外卖丢失便带着餐品离开,同时留言让顾客与自己联系。不料对方联系自己时态度强硬还对自己进行了辱骂:“你自己没钱,就给我好好打工好吧。”“出来打工就给我唯唯诺诺的好吧?”“顾客就是上帝,老娘就是你的上帝!”“你现在在这打工,你就是我的儿子。”为了几块钱配送费便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小猛感觉侮辱性太强而申请辞职。2019年6月,山东快递员聂女士因派送的芒果少了一只,给顾客赔偿了一箱芒果不不能了事,最后只好登门下跪道歉。而她因为被连续投诉,公司就扣了她2000元工资,并且如果再得不到顾客谅解,她将被开除。因为“骑手”处于社会底层,当前社会上仍存在一些单位和个人歧视“骑手”的现象。有些群众瞧不起“骑手”,恶语相向;有些群众百般刁难,动辄给“差评”;有些小区禁止“骑手”骑车进去,“骑手”只有跑步送餐等,这些都严重影响“骑手”的职业存在感和尊严。
二、影响骑手合法权益保障的原因
1.法律规定不健全,“骑手”适法难
配送骑手普遍存在着随意闯红灯、超速、逆行等交通违法行为,随之而来的就是容易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这类案件处理存在多方关系复杂、赔偿主体认定不统一、保险难处理等难点。对于快递骑手交通事故纠纷案件通常涉及骑手、网络平台、代理商(合作商、加盟商)、保险公司等,外卖骑手交通事故纠纷案件通常涉及骑手、订餐平台、餐饮机构、代理商(合作商)、保险公司等,主体之间的关系较为复杂。同时,网约配送模式存在平台自营、商户自营、众包配送以及代理商(合作商)提供物流配送等多种配送模式,不同模式的法律关系有所差异,且对赔偿责任主体的认定存在影响。实践中,为分散风险,网约配送平台或骑手等一般会投保各种保险,如平台或代理商(合作商)投保的雇主责任险、骑手投保的意外险、非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等,但无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该类保险可在侵权诉讼案件中一并处理。
2.社保规定不健全,“骑手”社保难
虽然我国社会保险制度规定,任何劳动者都有权参加社会保险、享受相应社会保障,但是劳动者参加社会保险必须要以与用人单位建立正式劳动合同关系为前提,否则就不能社会保险和享受相关权益。如上所述,外卖平台和企业为了规避风险和降低成本,大都以“合作加盟” “劳务协议”“个体化经营”方式规避正式的劳动合同关系,导致平台与“骑手”之间的用工关系较为模糊,社会保险在该行业中缺乏制度实施的基础。最后的结果是,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或其它意外,“骑手”除保险公司按规定予以赔付外,难以获取法定劳动关系中的工伤保险待遇。此外,虽然按照规定他们可以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保,但实践中灵活就业人员参保往往有城镇户籍限制,最终导致这一群体社会保险的缺失。[9]
3.资本强而“骑手”弱,“骑手”维权难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2019中国在线外卖行业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美团外卖份额占一二线城市在线餐饮外卖订单量总额的51.8%,而饿了么份额达47.4%,二者合计占比达99.2%,基本垄断了一二线城市在线餐饮外卖市场。而这背后是两大平台获得的巨额融资,阿里巴巴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美团点评IPO上市获得42亿美元融资。王苹认为:外卖骑手之间在订单完成量、用户评价和末位淘汰等方面激烈竞争,呈现个体意识强而组织松散的特点。与处于垄断地位的平台相比,零工经济下的劳动者却比传统用工模式下的劳动者更为弱小和分散,难以团结起来维护自身权益。同时,大部分外卖骑手努力工作的目的仅仅是赚取更多的订单提成,并没有长期从事外卖工作的打算,流动性较高总体而言,零工经济下资本方处于更加强势地位而劳动者处于弱势地位,加剧了资本方进一步剥削劳动者并占据剩余价值的危险。新业态从业者的人力资本往往比较低,在劳动力市场上可替代性较强,在与平台企业之间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为了工作往往不敢向用人单位主张应有的权利和待遇。而新业态虚拟化经营过程中,从业者去组织化趋势明显,很难团结起来形成强大的集体力量维护自身权益。[10]
4.相关制度不健全,“骑手”被关爱难
平台为了追求利润和竞争优势最大化,不断把责任和问题向“骑手”转嫁,而“以罚代管”就是最经常也是最有效的做法。投递延误要被罚,包裹遗失要被罚,客户投诉也要被罚,“骑手”被罚款几乎成家常便饭,有时跑完一叠订单,难抵几张罚单。研究发现,20.41%的骑手没有接受过任何部门或单位为骑手专门提供的服务,在平台提供的服务中,更多的也是和工作直接相关的岗位安全培训,且涉及到劳动保障和健康防护几乎没有,也缺乏提高骑手从业能力和职业发展空间的内容。另一方面,有一些部门和企业也开设了可以为骑手提供临时休息、喝热水、给手机充电等服务的爱心驿站,但骑手使用较少。另外,作为新兴行业,平台企业中大部分都没有建立工会,使得三方协商机制无法形成,不利于从业者权益的保障和维护。
三、加强“骑手”合法权益保护的对策建议
1.完善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法律保障
要在深入研究快递小哥、外卖配送员等“骑手”的劳动业态的基础上,推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进一步完善。一是认真研究“骑手”与平台的劳动关系,加快“骑手”用工标准化体系建设,制定行业性服务标准和规范,规范平台用工行为,明晰平台与“骑手”在劳动权益保障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二是深入研究“骑手”的工作环境和条件,探索实行工作时长强制休息和接单数量强制休息制度,进一步把“骑手”的休息休假权利落到实处。三是有关部门认真研究新型用工方式多元化、复杂化的特点,加大监管服务力度,既要制定相关政策对其进行引导和支持,又要防止其滥用职权侵害劳动者的权益,促进平台的良性发展。
2.加强平台和企业的监管力度,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机制保障
卓道仁认为,国家有关部门应引导配送企业积极研究,探索制定更为科学合理的计酬方式,从根本上改变现行的“按件提成,多送多得,逾期处罚”的粗放式薪酬模式。支持配送企业建立安全职业年金、文明行车奖等内部激励机制。通过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税收优惠等政策杠杆,鼓励企业充分利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优先发展更先进的配送组织方式,促进行业自我技术革新、改善用工环境、实现市场优胜劣汰。引导配送企业科学布局配送服务点、合理优化配送线路,提高配送效率。其次,完善外卖配送服务行业配套管理制度。将外卖配送服务单位纳入专业运输单位管理范畴。商务、公安交管部门应出台行业指导意见,规定外卖骑手必须拥有相应车型的行驶证件,从业前必须接受专项的交通安全知识等岗前培训,并掌握相关法规,熟悉违法违规后果。人社部门要注意保障外卖骑手的劳动权益,尤其是要预防部分第三方配送企业通过不签订劳动合同等方式规避责任。商务、公安交管部门还应指导配送企业完善运营安全管理制度,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加强配送车辆的例行检查和维护,开展从业人员安全培训,敦促骑手自觉文明驾驶。[11]
3.加强基层党组织和工会介入,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关爱保障
要大力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以基层党支部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组织关爱。包括大力加强企业平台企业的基层党组织建设,引导平台企业的基层党组织向“骑手”延伸,坚持用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团结鼓劲,引导广大平台企业坚持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重,在管理服务中自觉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觉为“骑手”提供家的温暖。要大力加强基层工会的维权和关爱作用,要引导平台和企业改善自身人力资源管理状况,引导平台和企业通过有效激励提升“骑手”的幸福感、满意度和工作生活质量,要认识到企业的活力和创造力来源于对劳动者人格的尊重及权益的保障,并以此促进提高服务品质。要积极探索把“骑手”纳入到工会组织中来的体制机制,要引导“骑手”正确认识过度劳动与工作效率之间的关系,使工会成为“骑手”的温馨家园。要引导平台和企业自觉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在实践中要坚持以劳动法律法规为依据,通过协商制定合同范本,合理、适度调整“骑手”工作时长及工作强度,确保劳动者的休息权得到实现;同时加强对“骑手”的安全教育及健康管理,预防劳动过程中事故的发生,为劳动者创造相对安全的工作环境,增强其安全感。
4.加强交通安全管理制度,为“骑手”提供坚强有力的安全保障
要积极探索完善外卖配送服务行业配套管理制度。将外卖配送服务单位纳入专业运输单位管理范畴。商务、公安交管部门应出台行业指导意见,规定外卖骑手必须拥有相应车型的行驶证件,从业前必须接受专项的交通安全知识等岗前培训,并掌握相关法规,熟悉违法违规后果。人社部门要注意保障外卖骑手的劳动权益,尤其是要预防部分第三方配送企业通过不签订劳动合同等方式规避责任。商务、公安交管部门还应指导配送企业完善运营安全管理制度,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加强配送车辆的例行检查和维护,开展从业人员安全培训,敦促骑手自觉文明驾驶。要规范交通安全管理,确保骑手行车安全。引导配送企业使用符合国家标准且办理牌照登记的电动自行车开展配送业务。用于从事配送服务的电动自行车,应依照国家强制性标准,严格限速、限重、限载。引导配送用途电动自行车所有人购买车险。《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没有强制规定电动自行车必须购买车险。应出台规范文件,确保从事配送服务车辆100%参保。

参考文献:
[1]外卖骑手“被个体户”,王兴却在“装睡”,1000万骑手何去何从?[D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2747288767539062&wfr=spider&for=pc
[2]2020年00后蓝骑士报告[DB/OL]http://www.xinhuanet.com/food/2020-07/22/c_1126271047.htm
[3]追梦的快递小哥:他们是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守护者[D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6511267847636956&wfr=spider&for=pc
[4]解决骑手困局重在以人为中心[D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7863938310630801&wfr=spider&for=pc
[5]2020中国外卖数据、美协外卖在疫情影响下还能撑多久[DB/OL]https://www.keloop.cn/information/art10486.html
[6]骑手被要求注册为个体户?我国外卖个体工商户共183万家,占比超92%[D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1037733412502247&wfr=spider&for=pc
[7]外卖骑手“被个体户”,王兴却在“装睡”,1000万骑手何去何从?[D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2747288767539062&wfr=spider&for=pc
[8]骑手需求报告发布,呼吁社会提供更多专业服务[D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00199935711115671&wfr=spider&for=pc
[9]张国栋、解继红.新业态从业者劳动权益现状及保障路径研究——以外卖骑手为例[J].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学报,2021.15(03):13-18
[10]王苹.零工经济下劳动者权益保障研究——以外卖骑手为例[J].法制博览,2021(11):164-166
[11]卓道仁.加强互联网平台企业治理 切实维护外卖骑手权益[J].民主,2021(04):61

 

编辑部投稿邮箱:tougao85@163.com  tougao58@163.com

编辑部投稿热线:029-87362792  13309215487

24小时查稿专线:13309215487(同微信)

编辑部投稿QQ:693891972   1071617352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蒙美玲 失信惩戒机制与 
袁勇 胡永铨 基于扎根 
洪明星 快递小哥、外卖 
胡博文 基层信访制度的 
顾能霞 试论我国扫黑除 


覃俊丽 公益助学类社会 
蒲一帆 讲好中国扶贫故 
吴化杰 张瑞敏 “后扶 
周荣 昆明市巩固提升脱 
崔国鹏 三大行动背景下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