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路杂志    百度百科   
 
新丝路杂志
 
 
 
 
 
 
 
 
 
 
秦泺钦 徐梓娟 宋泽凯 乌托邦元素
新丝路杂志(下旬刊)官方网站   2020-06-23 09:39:34 作者:新丝路杂志社 来源: 文字大小:[][][]

基金项目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英国文学中的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情及其对现当代西方科幻文学的影响,编号s201910697249

乌托邦元素

秦泺钦 徐梓娟 宋泽凯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  陕西西安  710127

 :近几年西方科幻文学越来越受欢迎,其特殊的科幻元素与ip也得到了开发与重视。追溯其发展脉络,不难看出英国文学中的乌托邦元素对其有深远的影响,在其嬗变和发展的过程中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社会的变迁和人类对于未知领域时刻不停的探索精神。

关键词:乌托邦;反乌托邦;科幻文学

 

一、引论

Utopia(乌托邦)是一个来自于古希腊语的合成词,是由outopia不存在的地方eutopia人间乐土,好地方组成,指一个十分理想美好但是却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地方。人类自开启智慧主动思考以来,就一直试图追寻和创造理想的人间乐土,在这个乐土上所有生灵都和谐共存,欣欣向荣。但人类苦于现实的拘束与客观条件,乌托邦极大程度上只存在于文学文本之中,在文字之中寄托着人类的精神支柱——天下大同的理念精神。

Dystopia反乌托邦则是乌托邦的一个反义词,是一种对立形态。如果说乌托邦文学是人类深层灵魂对和平大同社会的渴望,那么反乌托邦则是人类对未知或者即将发生的问题的恐惧,反乌托邦里存在的都是令人恐惧的元素:人类失去意识;鲜血统治。但随着时代的推移,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也就是乌托邦类元素也随着发展并衍生出很多类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的作品,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元素被科幻文学吸收后产生的衍生品。

二、延伸与发展

1.乌托邦—人类梦想中的乐土

1516年,一本叫做《乌托邦》的书在比利时出版。这本书的作者是当时在英国政坛有一定影响力的托马斯·莫尔,他生活在16世纪的英国,此时的英国离光荣革命的爆发已经只有短短的一个世纪的时间,国内社会阶级矛盾激化,国外与西班牙等国争夺海上霸权的战争使得英国处于一个十分混乱的状态。作为官员的托马斯·莫尔,目睹着圈运动对农民的剥削,见识了当时的皇权对政见不合的人的血腥镇压,这些惨剧的发生对早年熟读柏拉图的《理想国》憧憬“共产主义”的莫尔无疑是一种触动。

于是,托马斯·莫尔大胆写出《乌托邦》,在此书中借大洋另外一个虚拟国度“乌托邦”来宣扬他所憧憬的理想社会,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经济上,乌托邦是按需分配,一切物品都属于这个国家“乌托邦”所有,按个人需求进行分配,乌托邦虽然每人每天只需工作劳动六小时,但是这每个人六个小时所带来的产出十分巨大,每个居民都过着衣食无忧的快乐生活。在乌托邦,金子是最不值钱的东西,用来给奴隶做脚镣和修建公共卫生设施。政治上,乌托邦采取公民投票制度,绝对的公平公正。在战争方面也属于绝不主动入侵他人国土,只采取正当防卫的形式。文化与公民生活上,居民尊卑有序,尊老爱幼,注重艺术教育甚至在吃饭的时候都有美妙的音乐作伴,居民生病来也不用担心,因为有免费的医疗资源。

试问谁不愿意成为这种国家的一员呢?在这里生活没有任何负担,每个人都没有世俗生活的勾心斗角与尔虞我诈,可以发展自己想学的特长,没有外在因素影响,每个人都安居乐业,工作与劳动都是开心的事情,而不在是沉重的负担。

乌托邦—一个存在于莫尔心中的理想与幸福之国,并让莫尔付诸于笔端,成为了英国文学史上一本存有光辉印迹的书籍。在英国文学历史上,《乌托邦》是一本开山之作,它是英国第一本完完全全详尽的描述甚至是创造一个理想国家的作品,莫尔借大洋彼端不存在的国家“乌托邦”来表达他对不平等社会的抗争和对人文主义思想的倾慕。在当时这本作品就能充满强烈的人文主义于人本思想超出许多的同时代作品,并使《乌托邦》成为英国文学史乃至人类文化史上的一座丰碑,从此以后,“乌托邦”成为了理想社会的代名词,并开创了一种文学形式—空想社会主义文学。

在这部文学作品之后,有很多类似于其结构形式的作品出现,并创造与当前社会截然不同的社会形态和发展模式。有科学向的乌托邦作品,弗朗西斯·培根的《新大西岛》,也有社会隔绝形的《鲁滨逊漂流记》。

2.反乌托邦(Dystopia)——灵魂深处的恐惧

经历过两次工业革命后,英国的国力得到了很大发展,在海外拥有诸多的殖民地,并建立起了日不落的大英殖民帝国。英国本土国民的幸福感与满足感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每个人都以自己是英国人而自豪。但盛极必衰,第一次世界大战摧毁了英国人民的内心骄傲与幸福,四散的血肉,肆虐的细菌病毒与冷漠无情的枪炮成为了经历过一战的国家的梦魇。

人们的精神世界恢复过来后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又开始了。伴随着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人们对美好社会的向往也随之破灭,人类本存的劣根性难以实现人类追求已久的大同梦想,世界末日的幻觉充斥在许多人的脑海里。就是这样一种灵魂深处的恐惧,催生了反乌托邦文学作品的产生。

如果说乌托邦文学构建的世界是文明、和谐与希望,那么,反乌托邦文学所构建出来的世界则是难以反抗的绝望与悲歌。比较出名的英国反乌托邦文学作家与作品有:威廉·戈尔丁的《蝇王》、乔治·奥维尔的《动物庄园》与《1984》,还有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乔治·奥维尔的《动物庄园》是一个典型的反乌托邦文学小说,但其构思与隐喻却十分巧妙独特。其构建的世界是一个农场,农场里的所有动物都会彼此交谈,甚至有自己的独特意识。在农场主的压制之下,动物们难以忍受压迫,以猪为代表的动物们奋起反抗,把压榨动物的人赶出了庄园。而后,动物们开始制定庄园的治理规则,制定了庄园里的宪法,即七戒。但好景不长,领导革命的猪们发生了分裂,其中的一头猪“雪球”被判定为农场的敌人。此后,赶走雪球后的拿破仑开始残暴的统治,使猪获得超出了其他动物的特权,动物庄园的宪法也逐渐被废弃。屠龙者最终也成为了恶龙,领导革命的猪在尝到胜利果实后开始剥削其他动物,甚至变本加厉,最后动物庄园变成了一个更加难以忍受的地狱。

在《动物庄园》和《1984》以及类似的反乌托邦文学题材中构建世界的都是具有反人类倾向的,与其说反乌托邦文学挑战的是域般的世界,事实上反乌托邦文学是一种对现实社会的警示,反乌托邦文学构建的世界是人类社会最可怕的样子,是人类社会发展企图规避的样子。反乌托邦文学是一种对现实社会的影射,也是对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的担忧。

虽然英国的乌托邦类型作品与反乌托邦类作品看上去是截然不同的类型题材,但其本质上都是属于构建—创造的模型,作者构建出一个理想或者厌恶的社会,来呼吁现实社会应该像什么地方发展,应该规避什么问题的发生。毫无疑问,由于英国国家复杂的社会背景,大起大落的国家发展心态所产生的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文学情节具有浓浓的人文主义反思,也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和开创一种接下来的文学体裁的可能性。

3.乌托邦的再创造与架构

乌托邦类文学体裁一直受世人关注,主要在于其大胆的想象与生动写实的描绘,在乌托邦类文学体裁里,既有让人浮想联翩、美丽无限的人生乐土,又有恐怖无间的阿鼻地狱。在这可以发现无边的创造性与创造能力,而这正也是西方科幻文学最核心的要素。

在托马斯·莫尔的《理想国》之后,出现了很多乌托邦创造类文学,是作者用想象创造出一个国度或者社会。伴随着两次工业革命的发生,这类乌托邦类创造文学加入了科技,科学的元素。最具典型的代表作品是现代实验科学之父弗朗西斯·培根的《新大西岛》和赫伯特·威尔斯《预言》和《创造人类》。

威尔斯式乌托邦文学作品最新颖、也最为重要的是它带入了现代科技元素。威尔斯认为“科学是最能干的仆人”,在威尔斯式的乌托邦世界构建中,科技被视作新的弥赛亚,具有拯救人类的作用。科技是驱除愚昧的教育工具,也是社会发展必不可少的核心枢纽。威尔斯式构建世界的创造方法也可以说是现当代西方科幻文学的雏形。

乌托邦元素影响西方科幻文学最深的是其世界的搭建与其浓厚的人文意识。在世界观搭建上,乌托邦类文学创造出了一个与众不同、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平行世界,这种无边无际的创造性和想象能力正是西方科幻文学的内核。在这样毫无上限的想象能力下,J·J·托尔金写出了魔幻巨作《魔戒》与《霍比特人》。

《魔戒》与《霍比特人》的世界观搭建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强度,如果说以往的乌托邦类文学体裁的世界构建是以国家或者说是村镇为单位,那么《魔戒》与《霍比特人》构建的就是一整个世界——中土世界。这里有不同的种族:矮人、精灵、人类、霍比特人、法师和龙,也有相对应的地域体系和国家,像人类居住的钢铎等城市,精灵居住的瑞文戴尔等等。这个世界没有现当代社会的影子,但处处却都是现当代社会的影子。在中土世界,你找不到机器,找不到现代交通工具,但是你可以发现有代替的魔法石和强化的战马;你看不到国家之间的争执,但每个种族为了自己的延续发展也存在勾心斗角。就内容而言,《魔戒》与《霍比特人》不算是完全严谨的完美作品,但其世界观的架构是前无古人的。站在乌托邦类文学作品的肩膀上,J·J·托尔金创造了一个平行宇宙般的世界,这种构建的强度让《魔戒》与《霍比特人》在西方当代科幻文学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影响了后世许多科幻巨著与电影产品,例如马丁的《冰与火之歌》和《星球大战》系列。

乌托邦类文学另一个影响西方科幻文学的地方在与深厚的人文意识和对社会形态发展的反思。如果说创造和想象能力是西方科幻文学的内核,那么对社会心态的反思和人文意识就是推动其产生与发展的源动力。社会科技更新能力越来越快,文学形态上也创新不断。阿萨克·阿西莫夫一生创造了500本作品,涉及了自然科学,人文艺术等都多个领域。其代表作品《银河帝国》三部曲和《基地》三部曲借鉴了《罗马帝国兴亡史》的写作方法,以类乌托邦式的构建世界方式构建未来社会的发展,以古通今。阿西莫夫构想了许多不存在于当时社会的科幻元素,例如机器人、火星殖民、星球大战、时空穿梭等。在经历了社会快速的科技变革后,阿西莫夫有感于社会科技的发展,创造了许多与科技相关的科幻文学,其相当有名的“机器人三定律”出自于其《我,机器人》的第四个短篇——转圈圈。这部作品中: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或因不运动而使人类受到伤害;机器人必须执行人类的命令,除非这些命令与第一条定律相抵触;在不违背第一、二条定律的前提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不受伤害[1],即使在现在这三条定律也被定为机器人领域的铁规则。阿西莫夫在察觉到地球资源有限性之后,在他的作品里经常描写到宇宙与太空领域发掘的问题,这也可以说是影响了后来的等等登月计划和登火星计划。可见阿西莫夫对社会形态发展的反思最终也得到了社会的反馈和肯定。

三、乌托邦元素其西方科幻文学中的价值体现

1.乌托邦的核心概念运用

任何西方科幻文学都是以一个全然不同与现当代社会为蓝本,例如《冰与火之歌》里的魔幻世界,《银翼杀手2049》的未来世界。乌托邦元素为西方科幻文学提供的最核心的概念就是世界创造的概念,一个迥然不同于现在环境的另外一个世界。在这种启发下,作家们开启天马行空的想象,这个科幻世界既可能存在于世纪之前的远古文明,也有可能存在于与当今社会所对立的二元宇宙;平行空间,也有可能在也遥远的未来。

2.乌托邦元素的价值体现

1984》与《动物庄园》这类反乌托邦书籍销量至今仍然居于高位,说明了此类书籍产生的教育价值依旧十分巨大,没有人想在《1984》里那样,做一个没有感情、没有思想被同化的人。正是通过此类的书籍传播,使得更多人认识到了自由、民主、和谐、平等的重要性。当代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使女的故事》讲述了在男性极权主义的国家——基列共和国里,女性沦为生殖机器的故事。其中不难看到乌托邦类元素的使用,乌托邦作为一种文学要素所产生的文学价值也为一代一代的作家提供了基础。

此外,乌托邦元素在科幻文学中的运用也促进了社会的反思与进步,具有社会价值。《魔戒》与英国女作家J·k·罗琳构建的魔幻世界《哈利·波特》的电影改编取得了惊人的全球票房,可见包含这乌托邦类元素的西方科幻文学也存在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四、结语

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成为地球进化史的桂冠,其核心在于人类的智慧。而我们的智慧更加要求我们不断探索、不断前进,探索未知的可供人类发展的领域。如果说不断发展的科技与经济水平是我们人类在实践领域对未知和未来的不懈追求与探索,那么乌托邦元素关于新新世界的构建,则是我们精神领域所幻想的可能性,与其一脉相承的西方科幻文学受其世界观构建概念的影响也发挥着其巨大作用。理清英国乌托邦元素,分析其中的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情节对西方科幻文学的影响,不仅是滤清一个文学概念,更是对人类精神领域的不断探索的一种致敬。

 

参考文献

[1][美]艾萨克·阿西莫夫 我,机器人[M].叶李华译.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3

[2][英]托马斯·莫尔 乌托邦[M].戴镏龄译.北京:商务图书馆1982

[3][英]乔治·奥维尔 动物庄园[M].隗静秋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9

[4]田俊武王庆勇.从天堂到地狱—论乌托邦文学在英国的发展与嬗变

[5]王一平.威尔斯现代科技乌托邦的价值与困境

 

国内刊号:CN61-1499/C

国际刊号:ISSN2095-9923

邮发代号:52-217

编辑部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编辑部投稿热线:029-87362792  13309215487

24小时查稿专线:13309215487(同微信)

编辑部投稿QQ:693891972   1071617352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金炜杰 连镇 蔺怡越  
潘越娟 疫情防控下的公 
赵豪迈 疫情防控公共政 
方慧 新时期事业单位监 
徐芹 打造精品检验机构 


季易楠 特色小镇:兰溪 
陈晓青 发展特色生态养 
景瑞 乡村振兴战略下靖 
卞海霞 新时代盐城城乡 
李红 加强基层党的建设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