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路杂志    百度百科   
 
新丝路杂志
 
 
 
 
 
 
 
 
 
 
史越 试论小山词的彩笺意象
新丝路杂志(下旬刊)官方网站   2020-07-21 08:15:56 作者:新丝路杂志社 来源: 文字大小:[][][]

史越(西北大学文学院,陕西西安  710127)

 

意象是中国古代文论中一个重要范畴,它最早出现于先秦,发展于南北朝,兴盛于唐宋。所谓意象,即表意之象,表情之象,是融合形象与情感意蕴的“合金”。从艺术角度来说,古典诗词就是由意象有规律有目的组合而来,传情达意。诚如杨海明先生所说:“与小说戏曲的巧于构造故事情节和重在刻画人物性格不同,诗词作品一向以构建意境作为自己的基本表现手段与艺术目标。

对于中国古代文人而言,意象是其艺术灵魂的依托,在《小山词》中,可以看到气象万千的意象运用:写着春秋朝夕的时空意象,写着鸿雁兰荷的静物意象,以及写风云变幻的天气意象,《小山词》的动人之处也正在于其写情的委婉细腻,情深意浓而又风流妩媚,清新俊逸,无关乎呈现于世人眼前的外在。

所谓“笺”,本指小幅精美纸张,俗称诗笺、信笺,由于印制精美,又有花笺、彩笺、锦笺之美誉。南朝梁陈间诗人徐陵在《玉台新咏序》中,就已提到以“河北胶东之纸”制作的“五色花笺”。又有唐元和年间,薛涛制笺的传说。相传寓居在成都浣花溪的“唐朝四大女诗人”之一薛涛,创制了一种形制狭小、桃红色的笺纸,名为“薛涛笺”,又名“浣花笺”或“松花笺”。李石续博物志》有记载:元稹使蜀,薛涛造十色彩笺相赠,元稹于松花笺上题诗寄薛涛。彩笺在古代不仅仅是指纸张,而逐渐成为一种极具审美色彩的文学意象,不断出现在文人的笔端,“浣花笺纸桃花色”便是晚唐诗人李商隐吟咏此笺的名句。《小山词》中有二十六处直接写到了彩笺,包括凤笺、翠笺、吟笺、绿笺、蛮笺、鱼笺、红笺、粉笺、云笺、鸾笺、青笺、锦笺、香笺这样的频繁出现并非偶然,而是与词人情感和词风直接相关。

一、小山词彩笺意象的情感内涵

在小山词中,“彩笺”这一意象的反复出现,准确的传达出词人的情感变化,时而是等待彩笺的苦闷,时而是收到翠笺的欣喜;时而是手捻香笺的追忆,时而是吟笺无人寄的绝望。这样多变的情感从小小彩笺中一一流露出,纷繁复杂。

1.欲写彩笺书别怨——离别相思

历代文人墨客不惜洛阳纸贵,细细描摹相思之苦,晏几道也未能免俗。故而在《小山词》中可以读到满满的相思之情,而这相思便是在彩笺之中点点滴滴渗透开来。谈及写相思的彩笺之词,首先想起的便是那首《思远人•红叶黄花秋意晚》: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

泪弹不尽当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该词从“寄书”二字展开,红叶黄花的晚秋,思及远方游子,便想凭鱼传尺素,鸿雁寄书。可怎奈千帆过尽,归鸿无信,独独剩下一个伤心人当窗落泪,也只能将思念化作彩笺上的文字。情到深处,泪湿红笺,连红色也褪尽。

2.手捻香笺忆小莲——往昔爱恋

读《小山词》一定会途径一条充满对往昔恋情回忆的小路。小晏对那些女子的爱恋总是沉迷于对过去的恋情的回忆之中,这样的回忆在小山词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如同一杯陈酿的香韵,萦绕始终。“小山恋情词的结构,始终是建立对过去的温馨回忆和现在的苦闷相思这两重今昔不同的情感世界之间。”[4]小山词中描写对往昔恋情的回忆不胜枚举,如《鹧鸪天》中“手捻香笺忆小莲”,直白写出男主人公手执香笺忆起往昔情人,可如今人已不在徒留香笺。香笺上该是他与女子相互酬答的诗句抑或往来书信,承载着两人浓浓的情谊。这相爱时留下的彩笺与文字,让男主人公忆起往昔情景,因而有了下文的种种“遗恨”,写两人的情缘似花似月美好,却也如花易落如月难圆。情绪的感发总是需要某些物品的引发,香笺是这场回忆中的牵引,使得回忆变得顺理成章,“手捻”这一动作又写出主人公对往日不可追的眷恋与遗憾,陷入回忆之中,不能自拔。

3.共结因缘久远无——美好愿景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无论是相思还是回忆,都因情深而已。小晏是一个深情之人,他的内心有着对于情的纯真追求,因而词中除去那些苦闷之语还有许多对未来美好的希望。《碧牡丹》就是这样一首词,两人靠写信来传达爱恋之情,虽然前面也有离别之苦,但后来则写满了对美好感情的愿景,这之中的笺便是用来“试约鸾笺,传素期良愿”的。另一首《南乡子》将这种愿景表达的更是真切。

眼约也应虚,昨夜归来凤枕孤。且据如今情分里,相于。只恐多时不似初。

深意托双鱼。小剪蛮笺细字书。更把此情重问得,何如。共结因缘久远无。

这篇词作描写了一位痴情而略有心计的女子在恋爱中的生活遭遇和思想活动。在对方爽约之后,她不只是沉浸在孤独惆怅之中,而是进行了一番分析与推测,试图能够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二、小山词彩笺意象的形成原因

小山词中关于“彩笺”意向的运用,运斤成风,恰到好处。彩笺恰如其分的传达出词人的真情实感,那么,究竟是何原因使得小晏选取这一意象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对于“彩笺”又有何独特的感悟?

1.主张繁华能几时——时代背景

宋代士大夫在官府有官妓歌舞侑觞,在家则蓄养家妓,每逢私人聚会或自娱自乐之时,便由这些精心调教的家妓来唱词助兴。宋代的歌妓制度与歌妓们的活动深深影响着文人士大夫的生活方式,在客观上推动了宋代文化,特别是宋代音乐文艺的兴盛与发展。纵观小山词,有四位歌妓的名字时常出现在字里行间,这便是莲、鸿、苹、云。这四位歌妓是沈廉叔和陈君宠的家妓,他们时常与小晏饮酒唱和,席间所作之词便交由歌妓演唱,三人“持酒听之,为一笑耳。”小晏便在这相处之中与歌妓日久生情,他们相互赠答,彩笺便是他们传情的工具。

2.学到深山空自老——文化渊源

中国古代文人的文化心理几乎都会受到儒、释、道三家的影响。儒家讲入世,释、道谈出世。而对于不喜官场,重视精神自由的小晏来说,释、道更是其思想的主旋律。

佛禅思想是小晏文化心理的重要组成部分。父亲晏殊喜好佛道,闲暇时常常研佛修习,小晏在父亲身边耳濡墨染,必会有所熏陶。同时,观察小晏的交游会发现他的挚友郑侠、黄庭坚都是此道中人,必定会对小晏产生不容忽视的影响在读小山词时,不难发现佛家所说的“奈何天”、“因缘”、“来生”等词在小山词中时常出现,同时词句还透着一种静谧的禅意或世事无常之感。例如

休休莫莫,离多还是因缘恶。(《醉落魄》)

此外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临江仙》)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临江仙》)

3.试问回肠曾断未——个人原因

小晏的“痴”是一种天然的性格,他的“痴”主要体现在“痴情”上。试想当时又有几人会把歌妓赠与的彩笺尺素完整保留下来,又有几人会将之拿出细细捻来无限回味。小晏却可以,他不但不会忘记自己对女子的感情,而且也相信女子不会辜负他的爱恋。或许歌妓早已将这个落拓公子抛之脑后,但小晏却会手捻香笺想象情人因思念自己而懒画娥眉痴情之人作痴情之词,在小山词中不胜枚举的痴情之句,是对往昔的追忆,对恋人的相思。这昔日与恋人传情的彩笺便成了他回忆的凭证,也正是他的痴情才将彩笺保留下来,对于过去的不舍与留恋。

三、小山词彩笺意象的审美意蕴

意蕴是文学作品里传达出的理性内涵,通过对感性背后的理性审美意蕴的解读可以更好地把握作品的实质。彩笺作为一种意象符号出现于历代文人墨客的笔下,具一定的历史延续性。它渗透在《小山词》情感表达的方方面面,具有丰富的审美意蕴。

1.一春弹泪说凄凉——悲剧之美

彩笺本身就有着很浓的审美意蕴,它所具有的美好纹路,所写下的清词丽句,视觉上就可以带来独特的审美感受。特别是联想到晚唐独倚望江楼的才女诗人薛涛,就给这美更添一份朦胧。遥想当日薛涛在浣花溪畔制桃红小笺,以之酬唱赠答,流传多少风流佳话。如今小晏便借助彩笺,将这些词作笼罩在一种浪漫又感伤的色彩之中,更见其深婉曲折。

风梢雨叶,绿遍江南岸。思归倦客,寻芳来最晚。酒边红日初长,陌上飞花正满。凄凉数声弦管。怨春短。

玉人应在,明月楼中画眉懒。鱼笺锦字,多时音信断。恨如去水空长,事与行云渐远。罗衾旧香馀暖。《扑蝴蝶》

这篇《扑蝴蝶》是词人滞留江南,未能及早与恋人疏梅相见而一时感叹之作。词之上阕的“思归倦客”指的是词人自己,下阕的“玉人”则指疏梅,词人想象疏梅此时应当坐在楼中梳妆等待,但一个“懒”字点出女子因无人欣赏而意兴阑珊之态。彩笺在《小山词》中贯穿始终,承载着词人与词中主人公的悲欢离合,无论是欲寄彩笺,等待彩笺,还是手捻彩笺都弥漫着浓重的感伤情绪。

2.梦魂惯得无拘检——自由精神

在北宋初期,社会经济迅速发展,政治氛围相对宽松,仕大夫阶层既获得政权的优厚待遇,又保持着一定人格独立。晏几道便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成长起来,于是他内在的原始禀性与气质得以张扬,构成了其自由放达的基本品性。在读到那些凄美婉转的词句背后,不可忽视的是小晏那颗追寻自由的本心。他歌颂那些勇敢追求爱情而又不得的女子,背后也隐藏着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即追求自由又被现实束缚的纠结状态。

3.秋风不似春风好——生命意识

生命意识是人类对自身生命所进行的自觉的理性思索和情感体验是人类独特的精神现象也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处在不自觉生存状态的生命体的根本性标志之一,在整个文学史上这种对生命的感慨和咏唱却从来就没有中断过。

晏几道家道中落、仕途偃蹇,他转而追求精神生活和艺术创作上的极大满足,从此他更热衷于和歌姬交往,她们是他艺术上的知音、合作者,是他心灵的栖息地、归宿处。但与歌姬的交往往往是受到限制的,随着友人的病逝,他自己又潦倒不堪,终于与她们离散。却也正是大起大落、分分合合的人生遭际促使了他对生命意识的思索。他痴绝的性情使得自己与现实格格不入失意的现实让他不自禁地怀想曾经的美好时光,比如昔为贵人暮子时的自适,比如过去风流才子的爱情。

小山词的美是不容置疑的。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评价《小山词》时说道:“小山词无人不爱,爱以情胜也。情不深而为词,虽雅不韵,何足感人。”纵观我国古代文学发展史,晏几道在这个名家辈出宋初词坛以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的典雅风格和“秀气胜韵,得之天然”的清丽词风冠盖一时,必然是有其独到之处。而彩笺这一意象在《小山词》中贯穿始终,承载着词人与词中主人公的悲欢离合,弥漫着浓重的感伤情绪,对其婉约词风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同时,这之于北宋词体文学的发展,不但在内容上则表现了更深的内在寄托,对理想的追求和向往,对个体生命的深沉反思,且更加强调生命本身个性意识,表现了新的人生理想,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一卷《小山词》让我们看到了一千年前的倔强背影他在仰望天穹,思索人类的终极价值,苦苦地拷问自己的灵魂。

 

国内刊号:CN61-1499/C

国际刊号:ISSN2095-9923

邮发代号:52-217

编辑部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编辑部投稿热线:029-87362792  13309215487

24小时查稿专线:13309215487(同微信)

编辑部投稿QQ:693891972   1071617352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彭志刚 突发公共卫生事 
王友文 关于加强代表之 
周纤颖 远程办公的劳动 
王甲正 行政诉权滥用成 
郭政 行政问责与党内问 


刘伟1 欧竹艳2 农村 
李国成 加强乡村林带管 
吴志会 “两山”理论在 
刘宗贵 基于新形势下基 
曾咏梅 基于乡村文化振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